【瑞金】星辰如你

不眠:

人鱼瑞和人类金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全文4000+


………………………………………………


人鱼的眸子是一片星空,在这片星空里,映衬着他唯一的海洋。
他们是彼此的救赎。


金坐在废墟上,寒冬的夜晚冷风刺骨,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毛衣,被风刮起来,勾勒出还属于少年的,有些瘦弱的肩膀。
他的嘴唇冻得发白,睫毛上都是呼出的气结成的细小冰碴,那些白色的霜下,碧蓝的眼眸盯着天空,暗紫色的天空和银色发亮的星辰,都被他纳入眼中。
空气里满是海洋带着些甜腥的独特味道,月光抛到海面,被揉碎了关进万顷牢笼。这里曾经被鲜血染红,像新娘迤逦的裙摆,悉数被夜色与时间吞噬了。无数尸体被随意丢弃,或抛入大海,其中也包括金的父母,说不定还有他失踪的姐姐。
金站起来,自己脚底下这片废墟里什么都有,他的手掌被突出的玻璃划破,也流下血来。他将手举高,看它在月色下透出绝望的暗红,血液很快流满了掌心,顺着指缝滴下去,滴在地上,只绽放一小朵血花,随即就被无尽的黑暗吞噬了。
他今天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是早就计划好的事。
少年的牛仔裤后边别了一把匕首,和大海一样反射夜晚银亮的冷光。他本来是想刺死自己的,或者自刎也好,割开动脉也罢,他想让自己的血留在这里,和他父母的,和千千万万个陌生人的血交融。
但他改变主意了。
金面朝着大海,看鱼鳞似的光带涌动向前,看海浪打在沙滩上泛起的细小白沫,然后纵身一跃。
他的身体在海面激起很高的水花,他没有丝毫恐惧,甚至满心都是麻木空洞。他甚至没有屏住呼吸,任由海水将他肺里的气体压出去,挤压他的胸腔,肠胃,似乎要把他四肢百骸拆分揉碎。他感受到海水的腥咸,感受到自己嘴里带着铁锈味的血,甚至感受到了比冬天夜晚更彻骨的寒意。
他在疼痛和窒息中失去了意识。


再睁开眼睛时,金看到了一片贝壳堆成平台,这里唯一的光源是放在他身边一颗巨大的夜明珠,把这片海域照得明亮,就像刚才在岸上看到的月光。
金的手掌已经被人用布包好了,黑色的一块,不是纱布,上边甚至有复杂的图样。他活动了一下,能看的出给他包扎的人手法非常熟练,完全不影响他的活动。
谁能住在海里呢?
金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胳膊肌肉酸痛得让他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就在他躺倒的那一瞬间,他见到了这辈子第一次看见的奇景。
不,说奇景可能有些过分,那准确的说是一个人。
他一头银色的长发,裸着上身,坦露出线条分明的肌肉。他的上半身上布满了奇怪的纹身,仿佛某种远古的咒语,将他层层束缚,住,可又带着些奇幻的美。他手肘处有鱼鳍一样浅蓝的片状物,耳朵尖尖地仿佛童话里的精灵。
那人慢慢近了,金这才发现他的下半身并不是双腿,而是长长的,粗壮的鱼尾。那上面的鳞片包覆着整条尾巴,连带着腰上皮肉的一块也在夜明珠的光下细小的鳞光,那条尾巴从腰部到尾尖,颜色慢慢变深,从一开始的银色到最后的深蓝,蓝的发紫,是北极上空极夜的光彩。
“你是谁?”金张开嘴,被海水沙哑了的声音像是破旧鼓风机吱嘎吱嘎的呻吟,连带着喉管都是疼的。
那条人鱼似乎是说了什么,但金听不懂他的话,他猜想那个人鱼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什么,只是凭着感觉回答。
不过很快,这种猜想就被否定了。
在金问他什么时候可以离开的时候,人鱼很快游到他身边,距离近的让金可以看清他耳朵上细小的银色鳞片。金也看清了他的眼眸,深紫色的,盯着自己看时里边映衬着珠光,仿佛之前金在岸上看到的天空。
他的眼眸也是一样,和深冬一样寒冷,没有情感,只有凛冽彻骨的风,和一望无际的,深紫色的海,唯一不同的是,这片海不是如沸的喧腾,只是沉寂,安静的仿佛一块晶石,金几乎要溺毙在这片海里。
他不能和这条人鱼对视。
“你叫什么名字?”金想知道他是否真的能听懂自己的话,于是就又开口问了一句。那条人鱼说了两个模糊的字音,金露出个稍微有些迷惑的表情,他就又重复了一遍。
金不能确定他在说什么,只能辨认出那两个字类似“格瑞”的读法。他学着叫了一声格瑞,那人鱼迟疑了一下之后点点头,银色的长发晃动,有一绺垂到额前。
金觉得自己叫他名字就像带着口音的外地人,这两个字的发音再人鱼的世界里肯定是四不像的那种类型。
“格瑞,你有见过我的父母吗?”金问道,忍着喉咙的疼痛,“他们和许多人一起被杀死,扔进了海里,你见过他们吗?”
格瑞摇了摇头,说了一些金听不懂的话,可能是半路想起来金根本和他语言不通,便戛然而止,只用眼睛盯着金瞧,一眨也不眨的。
金发现格瑞的睫毛是银色的,很长,带着他天空样的眼眸,就更像深冬的颜色了。
他不知道格瑞是怎么做到让自己在海里呼吸的,或者说人鱼可能就会这样的法术。金和格瑞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他就忍不住倦意睡着了。梦里似乎已经没有陪伴他多日的鲜血和杀戮,只有平静——
平静得如同盛夏粘腻的空气,山谷里碧透的湖水,还有格瑞的紫色眸子。
他感受到一种温暖,和一年前在家里的火炉周围围坐的感觉一样,他的父母,姐姐,四个人正好分享一盆炭火,暖意也在家人之间的闲谈中攀升。
自战争开始,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金做了很多好梦,这一觉他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希望一直睡下去,千万不要醒来。
可是梦总有结束的时候,当食物的香气把金从梦境拽进现实,他第一眼就看到了背对着他的人鱼。
人鱼把头发束起来,长长的发直遮住他尾巴的一半,金只能看到他的胳膊,和胳膊上复杂的纹路,不过那些纹路似乎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越接近末梢就变得越红,最后就鲜艳地仿佛动脉里奔流的血液。
格瑞似乎已经知道他醒了,回头看了金一眼,金注意到他手上拿着两条烤好的鱼,也不知道他在哪里生的火。
格瑞一甩尾巴就往金这边游了一大截,金才看清他手里拿着的鱼是用什么东西穿起来的,似乎是某种大型鱼类的鱼刺。他接过格瑞递给他的烤鱼,在适宜的地方咬了一口。
格瑞只知道金吃熟的东西,但客观地讲,那条鱼并不算得上好吃。没有调料的鱼的确要鲜一些,但比起鲜味,金更想尝到咸辣来刺激他的味觉。
但当他抬头看到格瑞期待地看着他时,他就只能点头,像被蛊惑了一样,说:“好吃。”
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或许只是不想在格瑞的脸上看到除了冷漠之外其他的表情,特别是失望。
人鱼生在海里,长在海里,那他就应当有海的特点,就应该和海水一样冰冷,也能包容一切生死情仇,最后将这些东西化为虚无。
“谢谢你,格瑞。”金最后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他知道自己想说的很多很多,想谢谢他将自己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想谢谢他给自己烤这条鱼,想谢谢他给自己带来了与众不同的体验。但他最后只简单的说了这么一句,再多说一句似乎都显得多余了。
格瑞倒是没怎么在意,自从他认识到他的话金听不懂之后就很少开口说什么了,这个时候也只是离金稍微近了一些,冰凉的鱼鳞贴着金的皮肤,金伸手摸了一把,光滑的鱼鳞随着他的动作折射出不一样的光彩。
“他们说人鱼的眼泪会变成珍珠,格瑞,你哭过吗。”
格瑞摇摇头,他牵起金的两只手,去摸自己的胸膛。当金的手掌触碰到那些复杂的纹路,他感受到一种波动。
扑通,扑通,扑通
两只手下都是相同的频率。
人鱼有两个心脏。这是金第一次了解格瑞的身体构造,也是第一次触摸到那些神秘的图案。


人毕竟是人,和鱼还是有根本差别的,在海底呆了几天之后金就受不住了。就算他可以在水里呼吸,也能在水里走动,但海草再茂盛也有看腻的一天,贝壳珍珠再多也有厌烦的时候,金在斟酌了很久之后,跟格瑞提出了自己的愿望。
他想上岸。
格瑞想了很久,同意了金的请求。
当格瑞把自己的血液点到金的眉间,金感受到一种温暖的力量萦绕在自己身边。他被格瑞抱着往海面游,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格瑞散开的长发和腰身有力的肌肉。
当金把头探出水面的那一刹那,他似乎又回到了之前和家人在海里玩的日子。但现在目之所及都是疮痍,自己的亲人早就在这篇海域里没了踪影。
他没有在这个事情上烦忧太长时间,因为格瑞将他整个人托了起来,再放手时,金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半身露在空气中而不会掉下去了。
格瑞转了个圈,尾巴拍打水面激起很高的水花,扑了金一脸,金装作生气地拍了格瑞一下,格瑞就一下游地老远。
金接着月光看他,人鱼的鳍随着胳膊的摆动而折射出漂亮的光彩,露出水面的头发粘在他身上,水里的那部分散开,就像是一个银色的光环,将他整个后背都圈起来。在月光下,他身上的纹路似乎神秘了不少,随着他的动作而起伏变换,让他整个人蒙上一种远古巫灵的色彩,那双眼睛仿佛能洞察一切,当它们注视金时,金的脑子就一片空白,似乎天地之间只剩下了这片海,和海里的这只人鱼。
格瑞仰着头,月光将他都是脸照得分明,金甚至觉得他可以看清格瑞睫毛上光的舞蹈,连带着那双薄唇,总是抿着没有感情的弧度。
金为这些着迷,他感激格瑞在他要死的时候拯救了他的身体,也拯救了他的灵魂。但他也知道,现在自己对格瑞的感情已经摆脱了感激的束缚,变得让金更焦虑了。
他似乎爱上了这条人鱼。
金看着格瑞难得有些兴奋地在自己周围游得飞快,看他尾巴翻起的海水被月光照耀如同海底的珍珠,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在画里,他也是被画师勾勒的人,欣赏着只能出现在童话里的场景。
格瑞在离他很近的地方一跃而起,有力的尾巴鼓起漂亮的肌肉,那尾巴的每一寸都泛着细碎的光,他整个人沐浴在月光之中,银发在空中甩出漂亮的弧度,一下子就夺走了金全部的思想。
“格瑞。”金轻声叫了他一声,格瑞落回海里时似乎故意控制了力度,没有溅起很大的水花,金能感受到那条尾巴缠住自己的小腿,格瑞的胸膛挨着自己的,人鱼偏低的体温让他又一瞬间清醒。
“没事,就是叫你一下。”
金勉强地露出一个笑容,可这种敷衍并不能让格瑞放心。他用手指挑起金额前的碎发,然后低头吻在金的额前。
人鱼的嘴唇柔软冰冷 贴上来的时候金似乎都忘记了呼吸,满世界只剩下失控的心跳和四肢百骸奔腾的血液。
他几乎是抑制不住自己一般抬起头去,试图用嘴唇触碰格瑞的嘴唇。在相碰的一刹那,金被格瑞整个抱在了怀里。
人鱼尖尖的指甲抵着金的后腰,这种拥抱带给金一种难以言说的安全感,他似乎已经完全从战争带来的伤痛解脱出来。
你看,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再也没有人来关心他,再也没有人爱他了。也不是没有人值得他爱,值得他与其共度余生。
金和格瑞吻地难解难分,他顺着格瑞身上的纹身一寸一寸地摸下去,格瑞把他搂得更紧了一些,惩罚似的拍了他的屁股一下。
金听到了格瑞的心跳声,两颗心脏一起搏动,是相同的频率,相同的力度。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唾液扯出的银丝在中间断开,格瑞又把沾在金嘴唇上的舔了下去。
他们一直等着月亮落下去,等着天边泛起鱼肚白,被初升的太阳染上颜色,等着海水粼粼地涌动,在沙滩上留下浅浅的印记。
天光大亮,碧空如洗,一抬头就能看到浅蓝色的天,和天上的流云,海天相接处被清晨的雾气模糊,融合,混杂。
格瑞看着金,金也抬头看着格瑞。
日子还会继续,而你将永远在我身边。


……………………………………


想要拥有评论无呜呜呜呜

评论 ( 1 )
热度 ( 267 )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