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好梦如你

糖渍蜜瓜_瑞金造糖厂:

救赎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之前写好的,高考之前的负能。
一切都会好的,只要有你在。
有一个后篇《最亮的星》
想要评论
————————


好黑。


这是一个怎样的梦呢,格瑞自己也不知道。


渐渐的,能看到手了。但周围并没有亮起来,甚至连一点趋势都没有。


那是一双柔嫩的,白皙的,属于稚童的一双手。


紧接着,他闻到了一丝呛鼻的、由燃烧引起的浓烟的味道。这味道让他分外不适,咽喉处一痒,便咳了起来。


这一咳将这仿佛凝固了的空间打碎,身周也渐渐亮起。等到看清之后,心脏好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捏住,另一只手则扼住了他的咽喉,让他连半声叫喊也发不出,全部都被堆积在胸膛,几欲爆炸。


——映亮景象的光芒是那熊熊的烈焰,将一切渲染成刺眼的艳红。


空荡荡的飞船、破碎的玻璃显示屏、孤零零的,满眼泪痕的小孩。


声带此时派不上半分用场,这里只有死一般的沉寂。


眼泪流过脸颊的时候,是不是有声音的呢?


不然我怎么就知道,我正在流泪呢。


这是他在一切归于黑暗前,最后的想法。
————————


又是什么都看不见了。感官似乎只剩下嗅觉仍旧敏感。


酸涩的泪水的味道、闻起来凉凉的空气,和淡淡的尘土气息。


现在就像那样,被人从悬崖推下,陷入无尽的坠落当中。


没有底的深渊,失去支撑的感觉。或许还有从两侧的崖石中生长出的,带刺的、将人向下拖拽的藤蔓。


太糟了。


快要窒息了。


那只攥住心脏的手不能再用力一些吗?比起这样,直接捏爆或许真的是一种仁慈。


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嘭!


飞船撞上质量不知比它大了多少倍的东西,停止了坠落。可是构成船舱的金属外壳先是剧烈的振动嗡鸣,然后破碎,稀里哗啦地碎掉,叮叮咣咣地砸下来。


压在背上的那一块铁皮不算太大,但也划出了很深的口子。流淌的血液挥发出铁锈的腥气。


还好,还好捡了条命回来。他推了推身上那块船舱碎片——虽然他看不见,但一定是那种东西了。——这样不方便使力。


他放弃了挣扎。温热的血液浸泡着贴在地上的,孩子的脸颊。


失血过多的无力感。寒冷,孤寂,悲伤,痛苦。


有谁能来……


有谁能救救我。


救救我吧。


铁皮相互摩擦,发出让人牙酸的声响。时间终于不再定格,随着声音又流动起来。


那一束突然射进来的金色的光刺痛了他的眼睛,引得眼泪在脸上肆意纵横。


“喂!别睡啊!”


身上的铁皮被搬下,呼吸一下就轻松了不少。


一只肉肉的,白白嫩嫩的手抓过来。


热乎乎的,柔软又炽热。


足够熔化他被冰冻的血液。


那是光吗?


还是太阳?


那一头蓬松的金发同光芒混杂在一起,叫人分辨不清。


都太亮,太热,太耀眼了。


映入眼中的,是湛蓝的、清澈透亮的……


天空?


眼眸。


“醒醒啊!别怕!”


“还有我呢!”


“格瑞,快醒醒!”


身体被剧烈的摇晃,他的意识清醒过来。那双幽紫的眼眸缓缓睁开,皎洁的月光银纱般铺在金的脸上。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金皱着眉,光洁的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格瑞的嘴有些干,他想喝水,口渴。


“没有。”他平静地回答。


“明明一直在发抖,冷汗把衣服都打湿了,还在说什么‘救救我’之类的话,怎么可能没有。”


金紧紧地抱住他。


在他的怀抱里,心跳由剧烈渐渐变得平缓了。


“真的没有。”他反手把金圈在怀里。“是好梦。”


“骗人。”


格瑞轻轻在他唇角吻了一下。


“是好梦。”


“因为我梦见你了。”

评论
热度 ( 77 )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糖渍蜜瓜_瑞金造糖厂 转载了此文字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