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战栗

兔子与游鱼:

#瑞金,六十分主题:战栗/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深夜傻吊故事w


  加班实在苦逼,金抓抓头发从办公桌上爬起来,脑子整个人都是昏睡后的浑浑噩噩,电脑界面已经进入休息的纯黑,唯有屏幕下那一点绿显示着它工作到一半突然休止。


  办公室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那是当然的,墙上的时钟都已经指向十点了。


  金打了个呵欠动动鼠标,屏幕重新亮起来,金把工作项目做好保存然后关掉了电脑,他的末班车在十一点,站点就在公司附近,赶得上。


  夜里静的可怕,基本所有的动静都是金不小心发出来的,磕到桌角,椅子在地上发出摩擦,嗒嗒嗒走在地面不规律声响,还有因为困倦还没恢复的有些厚重的呼吸声。远处传来的水滴滴落的声音格外清楚,金下意识停一下动作,在一片静谧里外面的风好像有点大,打在窗户面上有隐隐的哀鸣。


  “唔……”金下意识发出声音,但这个声音或许实在太清晰了,他立刻又把声音咽了回去。


  手机上的手电筒被打开,关掉电脑后金没忘记关掉这个办公室的总闸在锁好门,丁零当啷响的钥匙声响了一阵,金胳膊下夹着公文包又要低下腰实在锁不好这门。


  见鬼的。金差点把这话嘟哝出来,但下意识只敢在心里叨咕一下。


  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金还是知道这个理的,更何况之前紫堂还说过这个办公楼里几个月前有保安半夜失踪的事。


  水滴的声音时有时无,刚才突然不见时金也没注意,现在又在金把钥匙收进去时出现了,听久了有点像一个人磕磕绊绊一步一步走的声音,分不清远近。金下意识望一眼离他们办公室近的厕所方向,那个地方刚好靠近走廊的尽头,窗外的月光照亮的那条道路,反倒是厕所被隐在黑暗中明明灭灭模糊不清,隐约只能看到厕所门半掩着。


  真是合适的恐怖氛围。金吐了下舌头,不能否认这种下意识的多想让自己脑袋清醒了一些。


  不过这真的不算什么,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鬼吓唬人应该不会走那么老套的风格。金下意识这么想,在心里哈哈笑了两声。这很俗唉。


  水滴的声音还在,“哒、哒、哒、哒”。


       金站起身来往电梯口那走,月光照长这道影子,越来越远。


  这个时候电梯已经不运行了,他往自己手表上的时间看,也才十点五分。他抿着嘴只得继续开着手电筒的光,手机发出了不怎么友好的电量提醒,在他睡着的时候他的手机还开着游戏而没有充电,现在真是十足的悲剧。


  “……保佑。”金现在总算觉得自己应该有点怕怕的样子了。


  水滴的声音在安静的时候真是听得特别清楚,甚至让金一时有点分不清这份远近了,金下意识回头去看,月光照着走廊,拐角处空无一物,又或许有什么在窥视。


  想太多,故事看太多。金催眠自己。


  手机的电量十分悲剧,安全通道口永远的绿光小人此刻都泛着种诡异,而打开门更有种楼道里特殊的阴森感。


  “吱呀”——的声音拖着又长又磨人,金慢吞吞拉开门,手机光往里面照去,绿色的扶手因为反光有一种幽幽的亮,而光源所照射的地方当然只有普通的阶梯了,只是光源外的黑暗漆黑的总归让人有种不安,水滴的声音已经很远了,但是在这种地方实在不适合听到这种声音。


       或许我刚才应该先关掉水龙头!金在心里懊恼。不知道不是因为金越来越在意,那声音的间奏似乎越来越短了,金短促了吸了口气。


  “好吧,通往回家的路……!”金鼓着劲说完这句,然后举起手机就像举着火烛一般勇敢的走了进去。


  然而金刚踏出第一步,他的手机就因为电量熄火了……身后的安全门此时“吱呀——”自动关上,黑漆漆的楼道里一时望不见上面望不见下面,那烦人的水滴声也终于不见了。


  黑暗好像把一切都吞噬了,而冷意爬在金的肌肤上起着一层层鸡皮疙瘩。


  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应该要被什么给吃掉了……?金有些发懵的想。


  这阵安静还没隔上一阵,楼梯下面真的发出了什么窸窣的动静,隐约像门被打开时的“呜咽”,金整个人被声音刺激地抖了一下,有谁走进了楼道里,走在楼道里的脚步声很慢,就像是水滴一下一下的敲,他在往上走。


  金僵在原地不敢出声,那声音似乎在寻找什么,走一下停一会,还有一种摸索着的声音滑行过来,金只觉得后劲被一层凉意轻轻按住了。


  楼道里的安全灯啪的一下亮起,金被这光亮猝不妨及的刺激了一下,耳朵里全是心脏砰砰跳的声音,手心都捏出了层汗。


  “谁在里面?”


  金往前走了几步扶住扶手,这点动静引的那个本来的脚步声在往上走来。


  金的腿还有点发软,他正想着等救命恩人再过来点歇口气说话的,脚步声的那个身影终于拐过拐角时,金一下张大了眼睛。


  男人穿着保安服,银发紫瞳一张俊脸实在不像是做保安的。


  金第一时间出口的谢谢也变成了:“我靠现在保安要求都这么高的吗?”


  “……”男人嘴角抽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大半夜还有这种疯子,目光里带着一种怜悯,“加班?”


  金点下头,他让自己深吸口气露出了点笑来,不过这笑比哭难看:“实习没有人权,嘤嘤嘤,我这个月还没领到工资,保安小哥我不好吃我以后绝对不会这么晚还留着了。”


  即使今年都二十四了,金还是一种长不开的幼齿感。格瑞叹了口气,一种这孩子怕不是真吓傻的感觉。


  “还不下来。”格瑞说完还不见金走过来,那小脸犹犹豫豫看着他欲言又止,嘴角又抽了下。“你不是说你不好吃吗。怕什么?”


  “恩……而且我好几天没洗澡。”金补充,看着格瑞转身就要去按那个楼道灯的开关,立马又吼道,“我夜盲我会摔死哒臭味在这个楼道里会到处都是会熏到厕所里去的!!”


  格瑞静了一下,抬头诡异的看着金,那紫眸已经带了点危险。


  “……我是说我现在只想回家洗个澡,洗的香喷喷的……”金觉得自己胡言乱语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了。


  “……下不下来?”


  格瑞那张脸又沉又臭,比死人脸还恐怖,金扶着楼道下了一个阶梯,又一个阶梯,那速度比蜗牛爬感人一点。


  “我……走慢点,怕体味熏到你!”


  格瑞无语地看着他一点点磨过来。楼上安全门之后有什么发出窸窣的声音,本来紧紧闭合的安全门抖动了下,露出的风一下子吹到金的背上,让金一下子“不太好”的身体灵活的手脚并用的三步一步的往下蹦,一下子蹦到了格瑞的旁边。


  一蹦到格瑞旁边金的身子就一下僵住了,还来得及做出要跑的动作就被格瑞抓住了一只手,金的尖叫本来都要蹦到嗓子眼了,但是抓住自己的手是有温度的,金一下子张大了眼睛,刚好又一只大手及时捂住了金的嘴。


  “别吵。”格瑞靠近他,大概是早已见识过对方一惊一乍的程度,他被带的稍微起了点恶作剧的心思,“再吵我真的吃了你。”


  金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等那只手放开他了,他下意识说:“……那先等我回去洗干净了行不行?”


  格瑞抓了一把这个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疯小孩的头发,金色卷翘的发都被揉乱了:“可以,等你变香了再说。”


  金下意识抓抓头发:“刚才我总觉得你好看的跟妖怪一样……是我脑补太丰富了。”


       金又忍不住咕哝:“但是我又总觉得我好像认识你来着?”


  格瑞看他的目光瞬间变了变,不过很快藏了下去,变成了一种古怪:“你喜欢在这种地方搭讪?”


  “……我是个思想健康的青年。”大概是话题真的太怪了,金不得不申明一下。楼道只开了金所在的这层的,往下走依然是一片黑。“……你为什么只开这层楼的?”


  格瑞也跟着往下看,随口说道:“我原来以为没人,就没开的必要了。”


  金喔了一声,这话总听的怪怪的,他没往深想,往下面走总归有些怕的,这回轮到金下回抓住对方的手臂。


  格瑞看他一眼,嘴角抿了个嘲笑:“夜盲?”


  金这回老实了:“……我怕黑。”


  格瑞:“看来我不怕?”


  金立刻拍马屁:“因为你超帅的!!”


  格瑞:“……”这人不要脸程度真的很高。


  格瑞只能这样带着金下去,两个人的脚步声总归是安心多了,进入黑暗之中金跟着格瑞一点点往下移,安静时金下意识想说点什么。


  “很奇怪……刚才我总觉得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你的感觉。”


  “现在是在要我的电话号码和名字?”


  “……保安小哥你真的不要污我清白!”


  “……”


  “你刚才是不是在笑,我感觉到你抖了!”


  “我紧张的发抖。”


  “……我说真的啊!我总觉得我大学时还一直见到你的……不过毕业实习这段时间真的好忙啊……”


  “实习真可怜。”


  “嘤嘤嘤,求摸头求安慰!”


  “不要,很臭。”


  “……”那你刚才为什么摸了!


  金还没说完,格瑞已经停了下来,安全门被打开,他们到了一楼。


  金一时有些茫然,放开格瑞手臂时总觉得有一种非常习惯的空落感,说不上为什么,他对这个陌生人产生了可靠信赖。


  这就是……吊桥效应吧!


  格瑞带着他出了办公楼:“好了,快滚回去洗干净吧实习生。”


  金走出好几步还是回一下头,想再确定一下:“我真的觉得我见过你。”


  格瑞看了金几眼,这几眼看的金总觉得心跳又要加剧,格瑞说道。


  “好了,我知道我很帅。”


  “……”也是啊。金被说服了。“下回再见我会记得你的!洗的香香的来问你名字和电话号码!”


  格瑞挥了挥手作回应,看那个身影跑远了,转身又回大楼里了。


  ……


  水滴声又响起了,这次却根本分不清在哪里,风吹过大门,有什么重物沉闷倒地的声音。


       “强行让尸体生出体温来,得,这身体立马不能用了吧。”


  格瑞站在那具身体旁边,只看到那尸体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格瑞没管,只说重点:“我请你在我不在的时候看着他,不是让你吓他。”


  “你要肯的话,我来杀了他多好,怎么你就是舍不得,啧啧。还有刚才那种臭不要脸的对话,你倒是越来越像他了。”


       格瑞眼里一层柔光:“以前他那样很可爱,是我不知道怎么回应他。”


  “现在我不会再让他死在我面前。”格瑞喃喃。“这一次他可以活很久,很久。”


  “哈……就算你抢了再多人的肉身来维持,他不记得你就是不记得你,上辈子神给的咒就是不让你们这辈子见面!”


  “不需要记得。”格瑞回的云淡风轻,那双紫眸在月下幽幽泛光。“我会让他跟我一次次见面,这辈子也够了。”


  “哼,也得亏他现在还是个没心眼的,才能每次不在意“你没有影子”,但哪一天他真的吓的跑走了话,你还能说出这种话吗?”


       格瑞没有回答,神情阴鸷的看向某一处。


       一片静谧里,沉重物在地上拖行,引人不适的声音直到很久才消失,月光依然澄澈的照着那条长廊,干净的地面上却出现了一条长长的狰狞的血迹。


  END




↓↓2018.7.14



评论
热度 ( 59 )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兔子与游鱼 转载了此文字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