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爱情本能

不眠:


甜饼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他已经忘了那时候的日子,
也忘了那时候的阳光温暖得像少年的体温。


格瑞被金从战场上拉回来的时候几乎失去了全部的记忆,但不至于没法生活。他会跟着身体的本能做很多事,他知道早上起床要刷牙,洗脸,吃饭会用筷子勺子,甚至连金防身用的那把手枪拆卸安装都毫不费力。
金问他是怎么做到的,格瑞只拿着手里的东西,迷茫地抬头看他。
看得他一阵战栗。
金知道,这些东西对格瑞来说只是一种本能。
就像一个新生儿,会饿,会哭,会睡觉,而格瑞只不过比他们会的多一点罢了。
格瑞刚清醒的那一阵子,除了金之外的人都没法接近他,稍微一靠近就要被格瑞整个甩出去,说不定还会补两脚。那时候金不愿意去病房,他始终没有接受格瑞失忆的这个现实。但是他还是在别人的劝说下去了。
他们说,你毕竟是格瑞的恋人,现在估计也只有你能靠近他了。
金去了,进了病房,坐在格瑞身边。格瑞睁着眼睛,紫罗兰色的眸子里什么都没有,空阔地像一片天,原来这里装过不近人情的冷漠,装过整个部队的荣誉,装过决绝的狠厉,也装过一个金发碧眼的人。只是现在,什么都不剩了。
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两人的关系,只能干巴巴的说一句“朋友”应付了事,还好格瑞对朋友这个词其实没什么概念,省去金很多解释的功夫。
最难受的其实是夜晚。
金把格瑞带回家之后,格瑞就跟金睡在一个房间里。原来他们两个都忙,格瑞忙着部队里的事,金忙着自己组织的事,很少有同床共枕的机会,因此,他们也分外珍惜每一次相聚。
那是和现在完全不同的感受。
金知道格瑞面上是个很冷的人,也只有他了解格瑞的温柔。
格瑞会在睡觉的时候轻轻抱住他,会像小孩子一样去嗅金的头发,会握住金的一只手。
格瑞的手上带着常年用枪留下的茧子,每次握住金的手时,都给他带来无尽的安全感和满足感。
这是自己的爱人,他在自己身边。
刀头舔血的生活让他们对呼吸异常敏感,似乎两个人呼吸相溶就能抵御所有伤痛。
但是现在完全不同了。
格瑞再也不会主动去抱金,不会迷迷糊糊地找金的手牵,更别提一个黏糊糊的晚安吻了。
金又一次躺在床的一侧,离格瑞远远的,脑子里却一直不住地去想以前的事。
他感到眼眶一阵潮湿,身体止不住地战栗,怕吵醒身后的人只能拼尽全力压低自己的声音。
他感受到一个温暖的东西抚上他的脸,他却触电般地挥手拍开了格瑞的手指。
他们很久没做过这样亲密的动作了。
“怎么哭了?”
格瑞显然还没有醒,发音粘连着,手就搭在金的肩膀上不动了。
金不知道怎么回答,可泪水却止不住地流,流了他满脸,沾湿了枕头的一角。
格瑞在他身后低低地叹了口气。
“别离我这么远,金。”
他把颤抖的人揽进怀里。


不要隐瞒,
我知道我有多爱你。
本能地爱你。

评论 ( 1 )
热度 ( 548 )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