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to go somewhere I saw》瑞金

楼不楼:

谢谢!@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第一次这么随心,而且很自由,不过写得居然很开心(?)基本上是想什么写什么的状态,特别好玩的是人物完全没按我之前设想的行动,突然说了另外的话,瞎xx写∠( ᐛ 」∠)_可是自己倒是挺开心(ntm)不求喜欢但求不喷(´;ω;`)

原作设定,登格鲁,幼驯染


正文:

“你听说了吗……”

“哦,当然,真是没想到……”

“我简直不敢相信,上一次还是……”


金看见姐姐笑眯眯地牵起了他的手,周围是一片飘起来的蒲公英。接着蒲公英像幻境般消失了,面前是很多好玩的摊子,拥挤得像是膨涨的气球。姐姐蹲下来抓着金的手心,在上面画了一个小箭头。可下一秒箭头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天空中升起了一个巨大的烟花,整个地面都在震动。

“金,醒来。”

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人在摇自己,一种失落感瞬间淹没头顶。

“啊——”金大声叫了起来,手控制不住地往前一抓,结果手心里空空的,没有那个小小的箭头。

对了,姐姐已经离开两年了,可是,可是……

金拼命地把眼泪憋回去,脸上像是火烧一样辣辣地。为什么要醒来?男孩一把抓起身上的被子,张牙舞爪地向格瑞扑过去:“咿呀!格瑞我和你拼了!”

格瑞轻车熟路地躲了过去。他冲金不耐烦地挑了挑眉,直接把衣服丢到金脸上。

“这可是袜子!”

金气呼呼地把袜子从头上扯下,突然看见格瑞脚边躺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他差点吓得叫出声。那东西恶心地看了一眼就绝对不会想看第二眼。皮肤就像是花岗石,脸上的肉太多反而向两边垂了下去,金立马想到了一只癞蛤蟆。

“这,这是什么?”

这才注意到格瑞另一只手边垂着一把窄刀,刀锋的绿色液体一眼便知是什么。

“一种魔物,格鲁斯。”格瑞看样子也不太喜欢,因为金看见格瑞用刀把它隔出去时皱了一下眉头。

“它怎么会在这?”金指着那个尸体,从床上跳到格瑞身后。

“……大概是从窗户爬进来的,”格瑞抬头看了一眼大敞的窗户,“这种魔物最喜欢晚上溜进来吃别人的梦。”

金吃惊地张大嘴,大声喊到:“吃梦?”

格瑞点点头:“诱使你梦见最幸福的时刻,被吃了就忘了。”

“可是只是吃梦的话……”

金还没说完,但格瑞似乎看穿了他想问什么,接着说:“吃梦会使这种魔物的寿命变长,但这种能力是极其下流的。”

金不解地看着他,他看见格瑞清澈的紫眸中映出自己小小的身影。

格瑞短暂地沉默了几秒,继续说:“金,吃掉一段美好闪光的记忆本身就是滔天大罪,为了自己而去破坏一个纯洁的灵魂(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看了一眼金),但作为这种能力的惩罚,格鲁斯会睁开自己额前的写轮眼。”

什么眼?金的头又疼了起来。

“然后它们将看见所有的厄运,最后被自己吓死。”

“哦——”金拖长音假装完全明白,他突然想到,“格瑞,你怎么知道地这么清楚?”

金确定格瑞有那么一瞬的僵硬,他太了解格瑞了。

“你的梦被吃了吗?”他担忧地瞪着格瑞的侧脸,光线洒下来被格瑞纤长的睫毛割裂,投影在他的脸上,金一向很迟钝的神经一瞬间跳了起来,这样的格瑞笼罩着阴郁的气息。

可下一秒,格瑞用力地弹了一下金的额头,金痛苦地龇起牙,这下好了,格瑞又变回了那个谁都不能靠近的格瑞。

“白痴。”然而格瑞转过身的时候,一句轻飘飘的话传到金的耳里:“……我这种人,格鲁斯根本不会来。”

金揉着额头的手突然停住,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却听见格瑞的声音再次远远地传来:“快点换衣服,说不定会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啊?什么东西?”金听后一脸困惑地站在原地,却看见格瑞拐了个身便消失在视野,“格瑞你等等我!”



金站在山脚的一块木牌前,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上山的石阶再不复之前的零乱,所有的枯枝败叶一扫而空,甚至在两边还有小精灵举着灯笼漂浮。金抬头往上看,尽管看不见台阶尽头,却惊奇地发现所有树都生长出了红叶。被风一吹,就像飞起了火红的灵蝶。

格瑞站在他旁边,暗暗等待着金的反应。这一切都似乎是一场失真的梦,姐姐就是在这里握着小男孩的手,在上面画了一个小箭头。

“哦,这太奇怪了……”金无法表达自己的感觉,就像突然意识到自己长大了,而他却在挣扎着不愿意醒来。

他压低帽檐,偷偷地向格瑞看去,后者仍是一脸淡然地看着告示牌上的文字,微微抿紧了嘴角。

——感谢登格鲁神明的祝福与保佑,苦难的登格鲁人重获新生,明日将重新恢复夏日祭,长老一致决定用我们的方式表达诚意,赶走外面的恶魔。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既然有神明保佑,为什么我们还会遭受这么多苦难呢?姐姐也不会……”金突然闭上嘴,似乎回忆起不愉快的记忆。

“嘿!那不是我们的大傻子金吗?”一个尖细得夸张的声音突然响起。

金猛地抬头,只见一根锐利的树枝破开气流朝自己飞来,在仅离他眼睛几厘米的地方猛然停住——格瑞提刀挡住了它。

带头的是一个比金年长的小混混,金盯着他满是雀斑的脸,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和他有什么交集。

那个小混混被格瑞的眼神看得发毛,他假装没有注意到:“怎么不说话?让我猜猜……一定是金宝贝还没学会说话他姐姐就走了吧!”

周围的小孩都爆发出大笑声,金也搞不清现在是树叶更红,还是他的脸更红。

“闭嘴……不许你提我姐姐……”金的小拳头攥得紧紧地,他做错什么了吗?

“哦!原来金宝贝还会说话啊!”又是一阵大笑。

金浑身的血液都似乎往上冲。

“不要以为你有一个银毛保护,看见告示牌上的话了吗?‘赶走外面的恶魔’,下一个被赶走的就是你!”那个带头的小混混指着格瑞,拧出一个恶毒的笑。格瑞突然感觉到旁边掀起一卷风,就见金立马冲上前。

“金!”格瑞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锁住金,金抓住他的胳膊使劲掰开,但都是徒劳。帽子早掉在地上,一双湛蓝的眼眸布满血丝,金的嘴里还颠倒着说出一些话,只有几个词清晰地蹦了出来:“不……不是赶走……姐姐……放开……教训他……闭嘴……”

格瑞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金,拼劲全力地想要挣脱他。格瑞死死盯着那个挑事的少年,声音冷得惊人:“给我滚。”

对方似乎也觉得很丢脸,明明是自己赢了,气势却不如一个小毛孩。

“你!”

“嫉妒吗。”格瑞的话像是一柄寒刃,领头的小混混脸立马红到脖子,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什,什么?我嫉妒他?一个被姐姐抛弃(金这里又挣扎起来)的傻子,开,开什么玩笑!”

虽然是这么说,但那个小混混还是骂骂咧咧地离开了,临走前还放狠话“我听见了,那个小恶魔就是你!不信的话夏日祭走着瞧。”



“我要去找长老!”金气呼呼地穿上和服,格瑞拉着金的后领,拎了回来。

“左襟在上,反着穿是参加葬礼。”格瑞像是泡在冰水里的语调让金立马冷静下来,呆呆地让格瑞帮自己整好衣服:“我,我不知道怎么穿,以前也是姐姐帮我的。”说到后面越小声,也就只有格瑞这么近能听清。

“不会就要学,以后……”

“没有以后!格瑞也会和我在一起的!”金说这话的时候小心翼翼地看着格瑞的表情,然而格瑞垂下了眉眼没有理他。

“……对吗?”

——不对。

格瑞明明知道,但他没有说。

一路上金都没有理格瑞,只是闷闷地用木屐踩着小碎石。格瑞捏了捏金的衣袖,指着江面。

金“哇”得一声跑了过去,江面上无数盏水灯打着旋碰在一起,橘黄的火光溶化在湖面上,被驯化的小精灵飞在每条船上方,举着像小星星一样的发光果实。

“我可以许愿吗?”金转身问格瑞,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向往。

“可这又不是……”格瑞扭过头闭上眼,“可以吧。”

金果然已经忘了一秒前自己还在生气的事,立马欢快地合上手掌,过了一会儿又睁开,显得很泄气。

“不行格瑞,我不知道该许什么愿!”

格瑞抱着双臂想也没想就回答:“你最喜欢的。”

“……那我希望姐姐还好好地活着。”金睁大双眼,像是梦吟般说出。

格瑞沉默地盯着金,金不敢对上他的眼睛。几秒后他突然听到旁边轻轻响起两声拍掌声。金震惊地看见格瑞合上双掌,合上他轮廓优美的双眼。

金似乎没料到格瑞会来许愿,格瑞最喜欢的事是什么?格瑞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格瑞最渴望的……

“就让金的愿望都实现吧。”

金愣在了原地。

许愿本身并不能真的让愿望实现,格瑞想,不过在很小的时候他还是会相信的,只不过那是在很久以前。可在那一霎那,格瑞鬼使神差地想起很多事,有冲天火光,爆炸声,以及,母亲痛苦的尖叫。

世上没有梦想成真,只有水到渠成……

他明明知道,最终脱口而出的却是:“让金的愿望都实现吧。”



金踢掉了麻烦的木屐,喘着气飞快地跑向密林。这时身后突然响起烟花升空的声音,金猛然刹住脚步,回头看到夏日祭已经进入高潮,到处是人们欢笑的声音,和炸开的花火。格瑞这时候突然离开了,为什么他和长老去了禁林?金只是觉得脑子里一团糟,他要找到格瑞!

禁林深处漆黑不见底,金以前从来没去过,听格瑞说里面尽是危险的魔物。

“孩子……不详在前面等着你……”

一个喑哑地似乎被人掐着嗓子的声音突然响起,金感觉自己头皮一阵发麻。接着看见的一幕让他吓得跌在地上。

一双白惨惨的眼睛隐秘在树丛间,金有种不好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一进林子恐怕就被这玩意监视着。

“啊!”

那双白眼睛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原来是一只格鲁斯(金没见过醒着的格鲁斯),随后他发现不只一只格鲁斯,两只,三只……越来越多的格鲁斯围了上来,让金很不安地咽了口口水。

“哦,要是你睡着了该是一份多么美味的大餐。”最开始说话的是刚才把金吓到的那位,它似乎是这群格鲁斯的领主,因为它看上去最老。为了配合这句话,立马有几只格鲁斯的肚子叫了起来。

“不好意思,既然你们不能从我身上获得什么,那可以放我离开吧,我有朋友在……”

“孩子……不详,你不能进去。”

“什么……哦,我知道前面有不详,但我必须要进去,因为我朋友在里面会有危险。”

可是那只格鲁斯居然开口唱起了歌:

恶魔等待着处罚

可怜的小小的灵魂

遵循不幸的格鲁斯

树木告诉我们真相

星星预示出不详

老格鲁斯在这里给你忠告

里面有可怕的恶魔

无辜的人会最先受伤

但如果你是恶魔的朋友

为了伟大的友谊

你只需要用那个东西交换

老格鲁斯会告诉你想要的

来吧


到最后几乎所有格鲁斯都在歌唱(金担心这个声音会传到禁林外),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参加了一个癞蛤蟆演唱会。

“等下,你说我只需要做交换,你们就能带我去找格瑞?”

格鲁斯听到这句话痛苦地呻吟了一下:“哦不是,里面有不好的东西,我们格鲁斯是不敢进去的。”

“可是歌里说……”

“只是给你指路倒不是很大的问题。”那只格鲁斯眨了眨眼,被一双白眼球这样看着有点恶心,“而我们也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家伙。”

金当然知道“那样东西”指的是什么。

“但你就不能告诉我格瑞绝对不会是恶魔吗!恶魔到底是谁?”金大声喊着。

“我的家族都害怕它……我们不能说出它的名字……它本身就没有名字。”

金敛着眼帘,片刻后,用一种很坚定地眼神抬头看着最先和他说话的格鲁斯,咬牙说:“好,我和你们交换。”

记忆是美好的,但是尽管失去了记忆,爱我们的人仍然活在我们的心里,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

金看着格鲁斯灰白,长的出奇的手指指着自己的额头,一缕细细的发着银光的丝线便抽了出来,贴着它的指尖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便消散了。那些格鲁斯都用充满敬仰的目光注视着这缕丝线,当然了,金自己也是。

“你会找到他的——你看前面——”

金忍不住惊叹了一声,那是一头十分俊美的马人,金色的卷发和一双紫水晶一样的眼眸。



金实在没有骑马人的经验,但又担心抓痛他的鬃毛,马人光滑的皮肤下是肌理分明的肌肉,说实话金总觉得会把他颠下去。

可是走了这么久还是没有见到格瑞,到底是什么让格瑞进入这么深的禁林呢?

“你是在担心你那个朋友对吗?”

“什么?你会说话?”金说出口后觉得太不礼貌了,幸好马人没有特别在意。

“马人是智慧的生物,我们可以看见许多人类无法看见的东西。”他说这话的时候非常缓慢,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扩散过来。让金觉得很可靠。

“那你可以告诉我那个恶魔到底是什么吗?”金焦急地问,他看着周围树影飞快倒退,而前方依然看不清。

“抱歉,这个不行……但可以告诉你的是,你那个朋友是安全的,”马人紫色的眼底映出一个小小的黑点,“哦——那是——”

金完全没看到有什么变化,可是林子上空响起一声又一声的大笑。金骇然地下意识往后退,忘了自己正坐在马背上。

“小心!”

金再次睁眼时看见的不是马人,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下,他只能听见那个人的声音。

“格瑞!”

“你怎么从庙会跑出来了!”格瑞的声音听上去很焦急,金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抓得很疼。

“可是你一声不吭就走了!”金极力想解释,格瑞怎么不提前和他说呢?显得他一直在多管闲事。

“我的事你不用管。”听到这话,金的眼睛立马就湿润了。他张张嘴想说话,可是下一秒又响起了那个耸人的笑声,他还听见马人在不远处的蹄音。

“嘻嘻嘻……你就是金?”金一脸不可思议地听见那个细细的声音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他能感觉到格瑞在一边拔出了刀。

“要是你消失了,她是不是就是我一个人的了?”这个声音貌似是个小女孩的声音,可是这种吓人的腔调让金体内有种奇怪的感觉。

“你,你说的是‘她’而不是‘他’……是姐姐吗,你在说姐姐吗?”金一手按着太阳穴,大喊了出来,他感觉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膨胀,再不快点的话……

马人又驼了个苍老的身影走了过来,月光终于透过树叶照了下来,金看见那是已经昏迷的长老。

“你就是恶魔?”金摇着头,很纠结地问,“我姐姐怎么会认识你?”

“才不是恶魔,小黑洞一直是个乖孩子!”那个声音一下变得高昂,格瑞抓着他的后脖颈,用力把金按在地上,身后一棵大树“喀哧”一声断成两截。

金的头痛得要裂开,浑身发热,身体里那个声音越来越大,在叫嚣着撕裂他。

格瑞注意到金突然蹿上去的体温,连忙托起金:“不……千万不要。”

“如果我是你,我会马上离开他。”马人站在远处俯视着他。

格瑞没有理他,只是不停地叫着金的名字。这时,格瑞突然听到远处像是歌声一样的声音响了起来,由远及近,宛若天籁。

而金的体温也奇迹般的降到正常。

格瑞一脸不相信却又喃喃道:“神明……”

“不……准确地说是爱他的人回来了……”马人仰望着天空,紫色的眼睛闪闪发着光。



金看见夏日祭的花火在空中绽放……所有人都三两成群,一个黑头发的小女孩站在远处哭泣……姐姐牵起了她的手……金大喊着跑上去,手心突然像被蜇了一下,他看见上面有一个金黄的箭头……格鲁斯的手指连着一缕银丝……格瑞许下的愿望……

“啊——”

金从梦中惊醒,发现夏日祭已经结束了,他正趴在格瑞背上,灯火依旧通明。

(完)

评论
热度 ( 34 )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啊木娄 转载了此文字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