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返校日

宅小夕:

赶上了!先汇报组织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这次的主题看完之后突发脑洞就肝出来了,所以说平时开了那么久的脑洞为什么那么拖延……
有鬼,因为鬼有人员伤亡,是恶鬼了。


下面就是正文ww


   格瑞甚至没有想过会有这种可能,在离开了这么久之后还会有再回到这里的机会。


    今天穿的外套有点大,格瑞拉起袖口才能看清时间。约好了六点在学校门口碰面,结果约好的人到现在也只有他对影成双。


    格瑞想到这里,一直没有松开的眉头就拧得更紧了。


    这次难得有个假期,格瑞准备在家里复习,但是班上那群人非要拉着他出来试胆。


    格瑞本来推脱的说辞准备好了十几套,但是听到了传说中失踪了好几个人的废弃学校时还是决定过来看一看。


    门口是一扇栅栏门,对于精力旺盛的青年来说不过是一个好看一点的摆设,此时浓稠的红色阳光正向其中倾泻,让里面无人管束的野草像是什么邪恶之地中肆意生长的红色晶簇。


    几乎十年未见,这个小广场的样子已经很难找出一点记忆中的影子了。格瑞后退了几步,两三下就翻过了门,跳了进去。


    本来就是抱着回来看看的想法,格瑞觉得与其在门口吹着冷风等那群不回来的家伙,不如自己进去转一转。


    因为这所学校一直等到关门的那一天都没有等到金钱的支持,学校的布局简单到可怜。正对着大门的就是学校唯一的一栋建筑物,明明有三层,却看得人胸闷气短,感觉又小又挤,还少些什么。


    格瑞对怎么打开那扇永远锁着却永远锁不住的玻璃大门很有心得,不过现在那两块玻璃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变成了几千块或者几万块,剩下的边缘只剩下小型的碎块,格瑞小心地跨进去,才发现自己是多虑了。


    一阵冷风吹过,格瑞终于理解到了什么是风口,胳膊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把外套裹了裹。


    他以前的教室在三楼。不过今天也没有什么着急的事,格瑞想,他有足够的时间一点点走上去。


    路过教室的时候,格瑞发现窗户上面的玻璃早就掉了,往里面看,曾经三十几张桌椅不知是被谁搬走了大半,剩下来的少部分也堆在了阴影里,不认真去会还以为是一个人影站在那里。


    格瑞看了很多教室,都是这个样子,老师办公室就只剩下了一地的灰尘杂物。值得研究的东西很少,使得格瑞走得不快,依然很快地走到了三楼。


    下意识的,他转向了那个重复过几百次的方向,却听见了一声细微的抽泣。那甚至不能算是哭声。


    格瑞想要向前走,双脚却僵在原地。在挣扎过后,他还是失败了,回头,奔跑,打开了那扇门,他看见的那一幕世界上再没有比他更熟悉的人。


    “金……”


    在一片凌乱的杂物中坐着的男孩有着金色的头发,早就乱哄哄的,帽子掉在了很远的地方。他的腿被压在了一个巨大的柜子下面,一大片血迹从下面漫出,显得本来就清瘦的身体更加瘦小。


    听见了有人喊他的名字,金转过头,蓝色的眼睛里面全是水雾,却没有流泪。在看见了有人来之后终于忍不住了,大滴的泪珠一个劲地往下落。


    “大哥哥,大哥哥你帮帮我好不好,我的腿真的很疼。”


    金的声音有点哑,本来清亮的声音狼狈的不行,因为哭泣让说出来的话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格瑞走过去的时候金伸出了手,格瑞蹲下就自觉地环住了他的脖子,也许是失血过多的缘故,金的胳膊可以称得上冰凉。


    格瑞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后背,轻声说:“没有事,我会帮你的。”


    金松开了胳膊让格瑞有机会直起背来,他伸手抹掉了金脸上的眼泪,却没有办法改变他的视线。


    那一双蓝色的眼睛里面水汽翻腾:“大哥哥不会抛下我一个人吗?”


    格瑞的手顿了顿,说:“是。”


    格瑞说到做到,一个装满资料的资料柜虽然沉重,对于格瑞来说却不是不可以挪动。把资料柜挪开之后,才能看到这么多血迹的源头。断掉的长把扎在比它粗不了多少的腿上,拖把却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格瑞猛地脱掉外套盖在了金的头上。


    “大哥哥……”金想要拿掉外套却被格瑞制止了。


    “不要看,会害怕的。”格瑞在说谎,那些已经发黑的粘稠血迹只是让他害怕罢了。


    虽然血液已经失去了流动性,格瑞依然撕掉了一截袖子为金做了简单的止血。他尝试着把插在上面的东西拿下来的时候,金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格瑞停了下来。


    金似乎知道了什么,用颤抖的声音小声说:“我没有事的,你可以……把它拔出来。”对不起,大哥哥你能带我走吗?我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


    似乎不只是为了减少金的痛苦,格瑞做的十分干脆,还替他整理好了被弄坏的裤腿,才拿下了那件被泪水打透的外套。


    格瑞看着金,说:“我们走吧。”


    他把金背在了背上,外套披在金的身上。他们两个人向外走去,阳光照出来的影子看上去却像是一个人。


    学校的大门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格瑞已经不在乎了,在走出大门的时候,他把金向上移了移,走上了那一条回家的路。


    最后,两个人的背影一起消失在了下沉的夕阳中。


    “格瑞怎么还没有来,不会是害怕了吧。”


    “是啊,天都快要全黑了,这里晚上真是阴森森的。”


    “我们要不要再等等吧,格瑞说不定有什么事情……”


……


    “我们为什么还在这里吹冷风啊,所以说刚刚你们说的格瑞是谁?”


end

评论
热度 ( 46 )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尚无姓名 转载了此文字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