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画皮

沈长辞:

五十分钟成果,神志不清,文笔极差。没有文笔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一、




格瑞迷路了,在一片热闹的街区,街上行人来往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不一样,这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表象。哪怕这里的“行人”在竭力模仿人的一举一动,也仍就有滑稽可笑不合理之处。




是鬼集。




格瑞打算绕到偏僻的地方努力想找到出路,突然远远的有个金色的脑袋朝他远远挥手,是金。




他想起来了,是为了找金才到了这里,谁让金那家伙一直不记得路。愣神的功夫金已经冲了过来扑入格瑞怀里,“咯咯咯”笑个不停。




“格瑞你怎么在这里?”金整个人埋在格瑞怀里,他仰头露出婴蓝色的眸子,悄悄踮脚似乎是想亲格瑞。




“来找你。”




格瑞紧紧抓着金的手,十指相扣,他低头想细吻金的眉眼,金却不经意间头一撇闭了过去。




“格瑞,快回家吧。”金拉着格瑞显得轻车熟路,他走的很快,格瑞几乎快跟不上他。




后知后觉,大脑反射弧延长最终到达中枢神经,这不是金。十分明确的决定,他可能是画皮鬼。




格瑞愈发不动声色,他扯了把金欲要停下,金回头略带疑惑,一闪而过的焦虑好比转瞬即逝的流星,快速没于深海。




“以前你送我的手链,我还没找到。”格瑞盯着金,不动声色松开握住金的手,眼中的温柔点点散去。




金好似没有察觉,反而松了口气,他坚持让格瑞等在原地,他去找。格瑞答应了。




小小的身影消失在视野,格瑞毫不犹豫转身便跑。金的手是冰凉的,匀称的骨节捏在手中甚至有即将剥离的感觉。




看来是个新披上皮的画皮,不是很适应活动,怕是勉强撑着来他跟前。




鬼市灯火阑珊,悬浮着骨质花灯,外头罩着人皮纸。绘案分两层,表层是与人间相似的图案,里层实际是阿鼻地狱的酷刑。




荒谬。




格瑞头也不回快速离开,鬼市有块碑界,碑界是鬼无法逾越的屏障。一只脚跨入碑界,带着哭腔的少年音顺风输入脑海,是金的声音。




金在格瑞身后不停的追赶,他的手中死死攥着手链,他在加快速度企图将它递给格瑞。格瑞的速度也在加快,金的体力几尽透支,两人的距离在不断拉长。




剔透的泪珠不住滚落,金拼命抹去眼泪,他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以手背捂面几欲奔溃。人皮面具从脸上完全剥落,底下是腐烂的躯壳。




格瑞……等等我……




等等我……




二、




格瑞微愣片刻,随即大步流星没入无色的屏障。金跌撞着敲打屏障,试图撞击出屏障,青丝鬼讽刺的模仿格瑞和金的动作,金一声不吭,泪水冲刷下人皮,森森白骨显得可怖。




“格瑞……”




格瑞忘记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直到他随思绪来到有人烟的地方才想起来。




他站立在新立的石碑前,碑前点燃着香,放着金色的花圈。碑上的黑白照片……是金。




金已经死了。




格瑞抚着墓碑慢慢蹲下,他努力回想刚才的一切,记忆已经开始逐步淡去。左手腕空空的似乎缺失了一块什么,格瑞下意识去摸口袋,除了手机和钥匙没有其他东西。




手链在哪里?




那串手链是金送给格瑞的,是金拉着格瑞逛进首饰店,那里有一对情侣水晶手链。一串是紫色,一串是金色。




金兴致勃勃买下手链给格瑞系上,他说,这样我们就栓在一起了!格瑞你以后别找不到我啊。




紫色的手链戴在金的右手上,这么多年一直没摘过。那只画皮的右手,有手链!




是画皮得来的手链还是他,就是金?




思绪缠成一团,一向引以为傲的直觉质疑自己的选择。为什么不留下来等他?为什么不信他?你在想什么?那是金,是金啊。




格瑞茫然的起身寻找碑界,没有,什么都没有。一切虚幻的是个梦,或许是因为清明节的原因,无力的借口张扬在脑中。




金,我先走了。




墓园的铁门还带着新上油漆的刺鼻味,手中沉甸甸的仿佛多了什么,手指轻轻捏住,细腻圆润的质感猛的刺激踩住神经。




是……手链……




手微微颤抖,格瑞抬起手缓缓张开手指,手心躺着串熟悉的水晶手链。不是格瑞戴的金色,是紫色,是格瑞眼睛的颜色。这串手链一直是金带着。




手链在光下反射出灿烂的光芒,就好像有迫切的焦急的人影跃然出其中,他抹去泪珠,尽管这一次画皮完全褪去,格瑞也清晰的知道他是谁。




光影一瞬散去,化作飘渺的烟,像慎重其事的爱慕与思念消散不见。




三、




没有谁知道金是如何把手链送到格瑞手上,或许是拿什么做了赌注下了阿鼻地狱。




欸,大概也没什么关系了吧。




等格瑞长辞与世的那天,等他喝孟婆汤过轮回。




都会不记得了啊。






瓶颈让人难过,想要评论指出不足。


我会改正的。



评论 ( 8 )
热度 ( 79 )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