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格瑞的记事本·禁止(人类)带疑似魔王的非人类去游乐场

格瑞今天生金的气了吗:

▼看到主题前的我:如果没有意外,我jio得我完全可以用六十分的主题PO点设定
▼看到主题后的我:……明白了,我收拾收拾就滚出生物圈(bushi)
▼……难怪我觉得上一篇的标题怪怪的,原来是顺序不对(石乐志)



在格瑞的记忆里,这是最初的那一世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那时的格瑞还是一个普普通通没有用处的(两脚兽)人类,那时的金还是正体不明被人类畏惧着的魔王陛下……


·


格瑞听说过不少关于魔王的传闻,在他的刻意打听下,知道的传闻就更多了


据说魔王的本体其实是一只修行高深的恶鬼【生有白发黑目赤瞳】什么的——


在这个游乐场里,金发的人并不算有少见,但一般这样的人都是出手比较宽裕的
「格瑞格瑞,你觉得我戴这个帽子合不合适啊」
在他又一次被人类商贩的话语忽悠的现在,格瑞从他清澈的蓝眸里非常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最后格瑞制止了金想要给自己也买一顶原谅色帽子的行为


·


还有【周身萦绕着一股浓烈到让人窒息的杀气】——


这个人,啊不,这个魔王就是个会移动行走的猫薄荷


格瑞面无表情并非常麻利地扒下了第十一、十二、十三只一跳就跳进某个没头脑的小矮子的帽兜里不肯下来的猫


「对不起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实在抱歉……」
一个畏畏缩缩看上去就知道这是一个很好欺负并且属于懦弱无能者的四眼仔不停地弯腰道歉着


又双叒叕一次差点成为史上第一个【因为衣服的兜帽里突然进了猫所以就这么因为力的作用被活生生地勒死了】的笨蛋捂着脖子傻呵呵地笑着说
「咳咳没关系的咳咳咳,你看我咳咳咳咳这还不是咳咳好好的咳咳咳——」


「以防万一」
突然莫名觉得有点不爽和碍眼的格瑞出声了,并摆出了一副社会人的姿态
「现在还是去附近的医疗场所处理一下比较好吧」


待那个自称紫堂幻的人带路后,格瑞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这个差点因猫而死的家伙,不是人类,是魔王啊


·


【一看就是个生性残暴的】也是比较普遍的对于那个恶鬼魔王的评价——


那个本来还悠哉悠哉的少女惊讶地长大了嘴,在察觉到她嘴里的棒棒糖滑下来的那一刻又赶紧伸出手去接住了


嗯……其实格瑞也好不到哪里去,只不过那张没有变化的面瘫脸没有很好地表达出他的惊讶


……毕竟……魔王陛下被鸽子追着啄到不得不逃跑什么的……对于目标是亲手讨伐魔王的格瑞来说……已经达到了刷新三观的程度……


那名少女自然是不知道那个正在四处乱跑的嘤嘤怪是人类之敌,并催了一下格瑞
「你赶紧去西边的教堂吧,诺,就那边,到了那里找一个叫『安莉洁』的——不过那里的人都叫她『圣女』,这几只追着金啄的鸽子都是她养的,本小姐是拦不住那几只啄人的小野鸡了」
末了还不忘幸灾乐祸一下
「这下好了,发生了『圣鸽啄伤游客』的事,那个冰什么教的人终于可以滚出这里了」


捉不到也打不中鸽子的格瑞不得不残忍地留下受苦的魔王去教堂搬救兵


·


……听、听说这个恶鬼【不仅一脸傲慢,还一副唯我独尊的弔样】……


「金,别哭了」
格瑞觉得揉头的那只手要断了,但是又不敢停——那只看上去已经留下心理创伤的少年,一察觉格瑞安抚的动作变慢了就会哭得更厉害


后来,不仅被颠覆了认知、内心某处也产生了极大的动摇的格瑞背着这位不肯走路的也许就不是魔王的物种不明的生物离开了游乐场


·——·——·——·——·——·——·——·——·——·——·——·——·——·——·——·——·——·


「他不是魔王,我可以保证」
「如果那个笨蛋也能当魔王,那明明身为人类勇者的我不就成了敌对魔族的走狗了吗」
察觉到那位同居者的接近,坐在床边的格瑞匆匆地结束了通讯的报告


一抬头,一个身影便已扑了过来,没有反抗的格瑞就这么被扑倒躺在了床上
熟悉的气息窜进格瑞的鼻腔,透着一股独属于金的清新
「格瑞!你在和谁说话啊」


那对蓝眸里还是那样清澈,此时此刻的他眼中只有格瑞的身影


「没事,只是有的人太敏感怀疑你是魔王」


「诶?可我真的是魔王啊」


格瑞: (?_?)


于是金当着格瑞的面露出了魔王的姿态


白发黑目赤瞳,周身萦绕着一股浓烈到让人窒息的杀气——一看就是个生性残暴的
不仅一脸傲慢,还一副唯我独尊的弔样


啊,头部两侧还有角


格瑞和这个小魔王大眼瞪小眼了许久才缓缓开口


「……汪」


金: (?_?)格瑞你正常点我害怕


——·——THE END——·——


(黑)金:你(TMD)谁啊?
(旧设)瑞:傻瓜,我是你男人啊


(对话内容源自两张表情包,手机端无法在文字里插入图片,坚强.jpg)

评论
热度 ( 76 )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