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沉迷学习的慕可: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题目【恶鬼】


可以帮助理解的一些设定:鬼怪都是你一旦相信了就会存在的东西,意识不到的话,就算看到了也会被当成其他东西。


所以就算害怕,也别试着相信。


——————————————————————————


金摸着墙壁,一点一点的往前挪,最近视力也不太好,只能一点点的摸索往前走。


早知道就不来了。


金在心里抱怨了一句。


事情的缘由都是今天中午,不知道是谁说的,夏天就是试胆大会的时间,结果班里就炸开了,刚开始只是几个男生讨论,结果几个胆子大的女生也参和进去,再加上听的各种都市传说,结果几个同学私自决定要在学校试胆。


没听说过学校都是建在坟地上的吗?


金在心里念叨着,盼望着别碰到什么不该碰到的东西。


说到底鬼神这类东西,只要你不相信,它就不存在了。


金叹了口气,原本金是不参加的,他只想好好的打通最后一关的boss。结果还是被拽了过来。


然后金拿到的纸条:去爬一号教学楼的楼梯,数数看上楼和下楼每一层的阶梯数。


结果金好不容易爬上来了,并且清楚的记得每一楼之间都是16级阶梯。来到楼顶,金透过窗户看着对面街道的繁华灯光,来来往往的车辆,心中的忧虑更是消减了一大半。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铃打破了这段宁静。金掏出手机。


“金,你那边怎么样了?”开口的正是这次的“队长”。


“一切顺利,我现在在屋顶,从窗外看着对面的街。正准备下去。”金打了个哈欠。


那边则是一段沉寂,“队长,你不困吗?我都困了。”金笑了笑,揉揉眼睛,恍惚间好像看到阶梯下站着个人,但看过去时,除了楼道,什么也没有。


电话那头,传来几声干笑,“那你赶快回来吧,刚刚我才从音乐室那边回来,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传言八成是假的,你赶紧回来吧,我们在楼下………………”电话那头突然没了声音。


“喂?队长?”金靠着墙,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刚好7:00。


不会手机没电了吧,金看着只剩下63格的电量,照亮的同时再拍几张照片肯定是没问题的。


“队长的手机也太不靠谱了。”金嘟囔几句开始往下走。


这一层是16级,金一边走着一边拍了两张照片,再走到下一层时,金感觉喉咙里有点堵塞,感觉有点喘不过气。


15级。


这一层,比刚刚上来时少了一级!


「多的一级其实就是死去的人被当成了楼梯」


队长阴森的笑容和忠告此刻像是电影一样在金的脑子回放。


肯定是数错了!


金加快了脚步,想着下一层肯定是没问题的……


金握着扶手,把手机的亮度调到最大,照着面前的地面,没有第16级。


15级。


金想再往回走,重新数一遍,但是心里仿佛有个声音在告诉他……


别回头。别停下。


冰冷的寒气刺向背脊,金冷不丁的打个寒颤,直接把这一层通向走廊的门撞开——好在他们学校的门卫从不锁这里的门。


以前金在教室里一直待到七点,原因很奇葩,家长不来接不让走,结果直到门卫来锁门,终于等到了下了班的姐姐。


金彭的一声把门关上,抵着门时他仿佛能听到门后传来的呼吸声。


金屏住呼吸,不敢移动半步,走廊外的月光把金处在的地方照的亮堂堂的,他们的学校无论是几层,校长从不会过多的搞些学生跳楼的防护措施,通风都特别好,穿过这的走廊是可以直接到二号楼的,金想了想,二号楼貌似和队长说的音乐室比较接近,而且队长说那什么也没有。


那么就从那回去吧。


金感觉门后没有什么后,缓缓的离开了门,刚迈开几步,门彭的一声被撞开,浓重的血腥味猛地钻入了鼻孔,金下意识的撒腿就跑。


他感觉身后一直都有个东西,紧接着,身旁出现了个人影,定睛一看,是一个咧嘴笑的女人,双眼已经全被挖去,双腿也没了,完全是飘在半空的!


欢快的笑声从嗓子里挤出来,还不时的朝金抓来,金敏捷的躲过去了,但脸上还是被残缺不平的指甲划破了一个小口子。


「宁可听鬼哭不可听鬼笑!」热爱鬼故事的队长的话依然在脑中挥之不去。


金惊叫一声,转过头咬紧牙关加紧了步伐,然而就跟被静止了一样,无论他怎么奋力奔跑,她一直在他旁边,他也永远都跑不到二楼。


金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再次往旁边看去,她灿白的双手正要朝他伸来。


“啊啊啊啊啊啊!”


“哇啊!”


两种凄厉的惨叫声同时响起。


金一下子跟被挣脱束缚一般冲到了前方,撞在了墙上,头晕目眩。而那个,则倒在地上,手臂分离,鲜红色一点点在身下晕开,然后,两只双臂从血泊中直立行走,破碎的身躯也挺了起来。


二者都以快速的速度向金冲来。


一股干呕的感觉从腹中涌上来,金强撑着身子往左侧跑去,只要在走几步,他就到二号楼了,然而那只手臂却拽住了金的双腿,让他狠狠的摔倒在地,胳膊也擦伤了。


金踢蹬着腿,然而那两只手死命的抓着他不放开,诡异的脸也快贴了上来,粘哒哒的液体,滴到了金的脸颊上。


金抡起拳头揍了过去,可没有半点用处,这依然无法阻止她的行为。


这时,金的手机铃再次响起,一听到那个铃声,她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不如说是整张脸都没了,随后,一点点的分崩瓦解,变成了一堆死灰。金刚准备去接,手机铃就停止了,显示的是一串完全不认识的号码,时间:8:15。


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金收起手机,踏进二号楼的领域。


从这里下楼的话,应该不会有事。


金来到楼梯口,转动把手。


然而,上锁了。


来到音乐室,环顾四周,还是熟悉的景象,也没有奇怪的迹象,金稍稍松了口气。


他对队长的话还是十分相信的,所以如果今晚实在出不去,那么保险起见,就只能在音乐室过夜了。


金把几个凳子拼在一块,做成一个临时小床,外套叠好当成枕头,最后把钢琴的布取了下来,当被子。好在他现在是一个人住,姐姐出国了,也没什么需要他或担心他的人,根本不用顾忌一个人在外过夜还需要和谁说明一下。


音乐室的一前一后两个门现在也已被金反锁住了,剩下的就只有靠里的一个小房间——装的都是乐器和奖状。


金深吸一口气,戴上耳机,听着一首从小听到大的歌曲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古怪的笑声在耳边回响,周围都是凌乱不堪的景象,金好像能看到什么人挡在他面前,银色的头发,穿着和他相同的校服,比他高了一个头,虽然看不清脸,但能感觉到他冰冷肃穆的气场,随后,两只手臂掉落在他的脚边,迎面而来的鬼脸也全部都被他打散。


然后,金被推开了……


又是一阵笑声,金从梦中惊醒,却没有睁眼,他把布拉过头顶蒙住自己的头,好看不见那双吊在他头上的东西。


熟悉的旋律响起,貌似是从旁边的钢琴里发出来的,金听着钢琴声,不知为何感觉心里暖暖的,甚至连害怕的感觉都没了。


总感觉,以前在哪听过。


金睁开双眼,黑色的钢琴旁坐着一个男生,看样子比自己要大两岁,银色的头发在月光下散发出温柔的光芒,穿的衣服和自己的校服一模一样,虽然看不清面容,却给人一种可靠值得信任的感觉。


“学长。”金开口道,“你这么晚了不回家吗?”


“你呢?”银发的学长转过头,一双紫罗兰色的眸子里闪射出金无助的身影。


学长的声音很好听,富有磁性,金莫名的感觉一阵心安。


“我……”金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如果他说了刚刚的遭遇,学长会信吗?他不由得这么问自己,有些事还是再三思考后再做比较好。“我不是很想回去。”


那就假装成是与家里人闹矛盾不肯回家的叛逆少年好了,他这么想着。


“学长,你刚刚弹的曲子能再弹一遍吗?”金站了起来,往前走了几步,“


那个曲子和我的手机铃很像,我挺喜欢我的手机铃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歌曲。”金笑了笑挠挠头。


“…… …… ”学长低头抚摸着琴键,眼神有些忧伤,“你不知道歌曲,那铃声是哪来的?”


“我也忘了是什么时候设置的了,只是怎么努力想都想不起来。”


“…… ……”


“但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曲子,每当听到这个曲子,我都感觉特别开心心里的烦恼都消失了,就像是有个人在我旁边陪着我一样。”


“这首曲子并没有上传到任何平台。”


“诶?那我的手机铃是怎么回事?”


“问你自己吧。”说着,学长把钢琴盖盖了回去,钢琴上还放着一个黑白相间的鸭舌帽,“别在这过夜,回家。”


“…… ……”这次换金沉默了,说实话,他现在已经对外面产生心理阴影了,被一个半身少女追已经够呛了,关键是还跑不掉。


咔哒一声,门解除了反锁,“怕的话,那就跟紧我。”


刚说完,金就凑了上来,“学长你不会害怕的吗?”


“没什么可怕的。”说着学长把一顶帽子扣到金的头上。


“学长你人真好。”金笑了笑,“对了,我叫金,学长你叫什么啊?”


“格瑞。”


“那格瑞学长,你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会在音乐室里啊?”金疑惑道。


此时两人已经再次踏入了一号楼,周围奇怪的声响又开始躁动。格瑞冷漠的扫视了不远处的一扇门,躁动瞬间停滞。


“收拾奖状和乐器。”格瑞答道。


这么说,的确有个房间没去看过,金回想起音乐室靠里的那扇门,那里他并没有去看过。


“…… ……”金环顾四周,看到地上的一摊红色液体不禁往格瑞身边靠了靠。“我们非得从一号楼下去吗?”


格瑞来楼梯口,到推开那扇虚掩着的门,“只有这里没锁。”


“格瑞学长。”金其实现在心里还有一丝顾虑——队长的话,不知道他有没有到里面那扇门看过。“你之前收拾奖状和乐器的时候,有遇到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子吗?”


格瑞迟疑了一下,“没有,我出来的时候就你一个。”


“里面,那个房间的隔音效果是不是特别好啊?”


“你觉得呢?——以前用来练乐器的地方。”


金松了一口气,笑了笑,“原来是这样啊。”不知为何,这个信息的确认只是让金有种莫名的开心——就像是出国的姐姐回来了一样。


两人走进了楼梯道,继续金没有走完的楼梯。


“格瑞学长……”


“你可以不用敬语。”格瑞拿着金的手机照亮,而自己的左手臂则被紧紧的抓着。


“哦。”金顿了顿,“格瑞,你知不知道这个阶梯数到底有多少级啊?”


“没数过。”


“啊?”


格瑞看了金一眼,天蓝色的眼睛即使到了夜晚也没有失去光泽,水灵灵的,不禁让人浮想联翩,格瑞不禁叹了口气。


“难道说,只要不数的话就没事了?”


“…… ……”


“不是吗?”金疑惑的看着格瑞,然而格瑞只是摇摇头。


“不过我总有种在哪见过你的感觉。”金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我是姐姐带大的,因为姐姐工作的关系,我时常转学,也没什么特别好的朋友。”


“…… ……”


“可是……我总感觉……”


“到一楼了。”格瑞关掉金手机的灯光,推开门同时把金从上一级台阶上拉了下来,以至于金并没有踩到最后一级台阶直接来到地面。


两人来到了一楼的大厅,金看着进来时的大门还在开着,不免有些兴奋。“格瑞,门还开着,我们一块出去吧!”金的右手依然被格瑞握着,不过这时金的另一只手也放了上来,就变成格瑞的手被金握着了。


一股暖流从手心传到心里。


“你先出去。”格瑞说着把金往门口推。


金还差几步就到外面时,突然手挡着门,“格瑞你还有事吗?”


“…… ……”


“没事的话我们一起出去吧。”金开心的笑着,笑容温暖的和清晨的太阳一样。


“笨蛋……”格瑞轻声的说了一句,金也没有听清。


“格瑞,你刚刚说什么啊?”金把耳朵侧过去,想听的清一点。


“你同伴来找你了。”格瑞在金的耳边故意加大音量。趁金捂着耳朵准备抱怨之时,格瑞伸出手轻轻一推,金的前脚跨出去了。


然而自己的左手却被金拽着,结果自己也被金拉了出去。


“金!”伙伴们看金出来了,急忙迎了上去,有个女孩子的眼角还红红的。


“金,没事吧。”队长围着金绕了一圈,仔细查看着金有没有受伤,金此刻才注意到自己衣服上的血迹已经消失不见了。


“金,这位是……”


“难怪你都不怕,原来有人陪着!”黑发的女孩打趣道,“早知道我就让那个呆子陪我来了。”


“说,是不是你男朋友?”棕发的女孩子开玩笑的戳了戳金的脸。


队长轻敲棕发女孩子的头脸上充满了从容,“你们玩笑开过了啊。”


紫罗兰的双瞳和天蓝的双眸互相对视几秒,格瑞捏了一下金的脸,金的瞳孔突然放大,惊喜的看着格瑞。


“他是格瑞,”金笑着答道,“是我的发小。”


【END】


为了便于大家理解,又不会被剧透,我就先说明几点。


1金和队长的通话过程中,队长的突然沉默以及催促金快点离开。


2队长强调2号楼没有什么,也只是希望金别对那边产生好奇心。


3金的手机铃和钢琴声以及反锁的门


4金的梦境和现实中的遭遇


5伙伴们在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


当然,细节远不止这么点,我想,说到第4,5条时答案就已经很明显了,希望说到这能在不直接说明的情况下帮助大家理解,毕竟直接说明就没意思了。












评论
热度 ( 78 )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