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多云

巷子里的橡子:

【主题是度假】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作为一个在大城市里呆久了的大学生,格瑞是很不情愿到这个小城市——甚至可以称作乡镇的小地方来度假的。所谓度假,也只不过是到亲戚家待几天,可能不止几天。


这个城市——也许算不上城市——并不适合他。


雨一刻不停的下着,云黑压压的一片,在云的边缘透出些许亮光。这个地方总是下雨,可是还是到处都是泥土。


格瑞从火车站走出来,漫无目的地走着,撑着一把不怎么吉祥的黑伞。而与之相对的,他身着一身白衣,显得人更清瘦。不得不说格瑞挺会打扮,这身衣服挺引人注目。


哟格瑞,你这家伙终于肯来姑姑这个小地方啦?


小姑笑着,眼睛盯着格瑞似乎有好多话想说。


嗯。


格瑞轻轻应了一声,转身随着小姑去公交车站。低气压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他不喜欢下雨,但这个城市喜欢,他也无可奈何。


拥挤的公交车里,每个人都像是罐子里的沙丁鱼。吵闹的人们推推搡搡,巴不得自己的空间更大。公交车也喘着气摇摇晃晃的如同一个酒鬼,在路上缓慢前行。格瑞皱皱眉,身边一个男孩子的伞打湿了他的外套和衬衫,贴在身上凉凉的,实在让人不适。


他有意避开那个男孩子,那个人却又凑了过来。


请让一下。格瑞的手抓住那个人的伞。你的伞把我的衣服打湿了。


啊……啊是吗?非常抱歉啊哈哈哈哈……他讪讪地笑着,把伞从格瑞手里扯了回来,认认真真地裹好。


抱歉啊,看样子你是过来旅游的,让你不高兴了。


……没事。


喧闹的车子里,格瑞的心情似乎好了一点。



等到下车了,雨还是没停,格瑞依旧撑着那把黑伞。雨水从伞边滑落,滴滴答答绵延不断。


对了,请问先生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们遇见也是一种缘分,我把我的名字告诉你,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那个男孩又跑了过来,手里打着一把颜色鲜明的金黄色雨伞。他眼睛似乎闪着光,小小的光把这个灰色的城市都点亮了。


格瑞。


他这么回答。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也许这么随便把名字告诉陌生人实在不好,尽管对方看起来并不大。


但是格瑞一看到对方兴高采烈的样子,心中的后悔瞬间消散了。


谢谢!


金开心地笑着,伸出了他的手——我们握个手吧,以后就当认识了。


格瑞听见金这么说,不带丝毫犹豫的,鬼使神差的,就握住了那个热乎乎的手。掌心的温暖顺着手臂直达全身,仅仅是几秒,格瑞就触电一般松开了他的手。


唔……格瑞你的手好冷啊……


他非常自然地直呼其名——虽然他和自己也就刚刚认识,不或者说是刚刚遇见。


……嗯,就这样啦格瑞!我走了,多多保重哦,希望我们以后再遇见呢!


看着那把金色的伞渐行渐远,格瑞竟然也不由自主的期待起了金的话——希望以后再遇见呢。


原地站了几分钟,然后被小姑一巴掌拍在了肩膀上。格瑞回过神。


还不走呢,人家都走了几分钟啦!


她眸中带笑,投射出几分八卦的光芒——想不到啊格瑞,在大城市呆了几年就这么开放了,你喜欢那个男孩子吗?


……没有。格瑞挥挥手。别想了,回家了。


金色的雨伞,对方闪烁的瞳仁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不应该,也不可能有一见钟情什么的——更何况他看起来那么小。格瑞默默在心里想,但是眼神却飘忽不定起来。


古朴的老房子里,一家人都坐在沙发上等着格瑞。


格瑞一进屋,大家就纷纷把期待的眼神投向他。格瑞不喜欢说话,偏偏家里亲戚很多,扯着格瑞问东问西的,让格瑞倍感不适。


有女朋友没啊,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个?


过得怎么样,大学里的课程很应该轻松吧?


会做饭了吗,以后结婚生孩子了要学会帮媳妇做饭的,会了吗?


近期爱好是什么?对什么感兴趣?


现在外面乱的很,没有在外面学坏吧?


没有沾染上烟酒吧?


…………


………………


一个个问题袭来,让格瑞手足无措,他语无伦次地回答着七大姑八大姨的问题——格瑞知道她们是好心,可是她们的问题太多了,实在招架不过来。


好啦好啦,你们别问啦,让格瑞把行李放下先。小姑憋着笑,把格瑞从人群里扯出来。人家刚来——你们就这样。


行李被大家争着放,格瑞在心里默默说了声谢谢。


一整天都在下雨,空气闷的人想吐。格瑞好不容易靠着平板熬到了晚上——这里网速差的吓人,打开一个网页就要老半天,要知道在寝室里的时候,打开一个网页是再快不过的事。


他看着天空不是已经不是很大变得朦朦胧胧的雨,心中莫名有一种想出去走一走的念头。于是他真的这么做了,他再次撑起他的黑伞。


临走时,小姑还笑着说怕不是和那个小男孩去散步了。格瑞只是摇摇头,说道怎么可能,他们只是交换了名字,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姑并没有跟上来,格瑞独自一人出去散心。


虽然这里的房子都很老,脏兮兮的就像流浪汉,连雨水都无法清洗,但是还是让格瑞有一种莫名的舒心感。


似乎没有那么讨厌这个灰扑扑的城市了。


一直走了半小时,总算到了大道,格瑞随意打了个车,决定去这里最大的县政府广场看看,虽然离这里很远,但是还是属于这个地方。虽然其他地方都像是蒙了一层灰尘,但是广场却是闪烁着璀璨的灯光,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现代气息。一瞬间,格瑞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喧嚣混乱却又井然有序的大城市。


广场中心有个大喷泉,被水底的灯光照映的五彩缤纷,水汽弥漫,和天空下的小雨缠绵在一起,不分彼此。


格瑞登上了喷泉上的小道——这里是专门为了方便人拍照和观赏的地方。小道上全是水,滑腻腻的,他的运动鞋都被打湿了不少。


胳膊撑在栏杆上,看着撑着伞来来往往的人们,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自己本来也是这来来往往的一员,却忍不住驻足停留。


突然眼前一抹明艳的色彩闪过,把灰扑扑的一片都带的鲜活起来。像是毫无生气的城市里顽强生存的小草,明明不是很显眼却引人注目。


金……?格瑞轻轻念着,脑子里混乱的很。


那抹金色消失了,城市却依旧明亮着,不再是灰扑扑的了。



回到家里,时间已经从八点半变成十点。


一家人又开始问东问西——


到哪里去了?


遇到麻烦了吗?


是不是在外面有女朋友?


怎么这么晚回来?


…………


别吵,我要睡觉去了。心烦意乱的他孩子气地这么来了一句,转身就上了二楼没了踪影。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办才好。


格瑞这孩子……有什么心事吗?奶奶皱着眉头,瘦骨嶙峋的手覆着大腿,满脸担忧的样子。


没事的妈,放心吧——格瑞大概是恋爱喽!小姑笑着,拍拍奶奶的手。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金的模样——不可能有一见钟情这么荒唐的事,自己不可能怎么莽撞就随随便便喜欢一个陌生人——虽然现在也不是陌生人了。


金,金,金……反反复复地念着他的名字,心脏就莫名揪紧起来。


就算承认自己真的喜欢他——虽然现在绝对称不上爱——那他喜欢自己吗?


雨声不绝于耳,彻夜未眠。



————


————————


醒醒,醒醒啦傻孩子!小姑拍着他的脸,依旧满脸笑意。睡到这时候,晚上想什么去了?


格瑞没吭声,一言不发地撑起身,一头银发全部披散在肩头。


什么时候了?


都九点多了……格瑞……哎,怎么你一恋爱就……!小姑做出一副痛心的样子,但是嘴始终笑着。


……我下楼了。格瑞翻了个白眼——小姑都已经三十出头了,还是一副小孩的样子。


诶诶诶你这孩子,等等我啊,早饭还没给你热呢!小姑急急忙忙的跟着格瑞下楼,抢先一步到了厨房。



吃完早饭已经是十点了,雨还在下,又大了不少。


今年是要涨水哦——


奶奶习以为常地感叹着,坐在沙发上看着老旧的戏曲。电视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唱戏声,格瑞一个字也听不懂。


哦哦哦对了格瑞,今天要来几个人,是你的堂妹认识的一个挺不错的小伙子——不是男朋友,到时候你可别闹笑话。伯母认真地对格瑞说道。


嗯。格瑞点点头,又在心里诽谤着——我又不是你们,怎么可能会乱说,到时候我上楼睡觉去就好了。


堂妹与其说是他不熟,更不如说是合不来。


不是男朋友那是什么哦,迟早要成为咱一家的人的吧?小姑托着腮,眼睛满满的不在乎。格瑞,到时候你直接叫妹夫就好了。


可不准你瞎说!伯母敲了敲小姑的头。你这姑娘,到时候瞎说看我不揍死你!人家可是阿紫的辅导老师,心肠热,过节了也跟着来帮助堂妹学习,都和格瑞差不多大了,看起来小了点而已。就是怕你们乱说我才提醒你们,到时候闹了个大红脸,阿紫可就不干了。


阿紫就是格瑞堂妹的乳名——而他堂妹也就十五岁。但是堂妹看起来比其他女孩子高一点,也总是被认为高二了。但实际上才初三。


格瑞在心里想着到时候阿紫一来他就上楼睡觉去,免得阿紫缠着他。


中午饭吃完,堂妹就吵吵嚷嚷的从客厅过来了——嘴巴一刻不停地说着话,嘴皮子是快得很。


嗯,瑞哥你怎么也回来了?堂妹诧异地瞪大了眼睛,笃笃笃地跑了过来扯扯格瑞的脸,又揪揪格瑞的头发。


我还以为你要大学毕业才过来呢!她扯下自己的耳机,一脸茫然。你说说话看——是不是你?怕不是个假人哦——


………闭嘴。格瑞翻了个白眼,把堂妹退开。


啊呀是真的瑞哥!她笑嘻嘻地说着,揉了揉格瑞的耳朵。别生气——瑞哥我告诉你哦,我认识了一个不错的男生——嗯……大哥哥,和你很般配,如果你已经弯了,我十分推荐你认识一下!


格瑞眼皮也不抬,驳回了阿紫贼兮兮的建议。我有喜欢的人了,别烦我。


什么——?!我以为你这个万年大冰山不会有感情呢……真是可惜了那个大哥哥……他很想认识你来着。


他认识我吗?格瑞面无表情地说着。


昨天,就昨天刚认……堂妹还想对格瑞说些什么,却止住了。啊,老师你过来啦!这个就是我堂哥格瑞,可是他有喜欢的人了怎么办?


呃……没关系的啦!金吐吐舌头。格瑞你既然有喜欢的人了我就不勉强你了……就当阿紫开玩笑吧,你放心,你不喜欢我的话我也不会缠着你的。


是你……?格瑞篡紧了拳头,瞬间从椅子上起来,眼神中带着少有的意外。


金笑了,如此释然,就像昨天那样。对,是我。他金色的伞被束紧,不张扬又引人注目。


你不喜欢的话我不勉强你的,我们也可以做朋友,交流学习上的事。


格瑞愣住了,许久,他摇摇头。不,我不想和你做朋友。


金也愣住了,他回过神来就笑了。我也是。


晚上。


格瑞和金互相牵着手,一起打着那把金色的伞——金说黑伞不怎么吉利,打着有些不好,老人家会说的。


一路上金都忍不住笑,开心的很——小姑告诉了他格瑞昨天晚上一直睡不着觉的事——于是他就笑的停不下来。


格瑞脸全红完了,觉得丢脸死了,早知道金喜欢自己,干嘛还这么变扭。


格瑞,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不想


诶,别这样嘛!金嚷嚷着左手高高甩着,把格瑞的右手也握着举了起来。其实呀,是因为我一不小心就用雨伞打湿了你的衣服,觉得过意不去,看你又一个人好无聊的样子,就想用一辈子逗你开心啦!话说你信吗……?


……不信。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


最后小姑煞有介事的说,还不是变成了一家人。


————————————
最近三次这边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估计只有暑假更新了……噫呜呜噫……
没加引号是因为我懒。
就这样。

评论
热度 ( 69 )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