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梦醒时分。

听雨鲤。:

▲魔改的盗梦空间pa,有很多原创的东西,与当年在群里聊的脑洞完全不同。


▲是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绝对信任】主题,是第一次写,绝对超时了,不过似乎没跑题……辛苦主页君了~


▲字数:5126


产出目录


 


【01】


 


身为梦境治疗师,金总是在一个个梦境里徘徊、游荡,从虚构的现实里寻找线索,寻找人们失落的感情与珍藏的回忆。金曾经造访过无数梦境,有客户的,有亲友的,可唯独没有格瑞的。


 


现在格瑞就坐在他眼前,他的发小,他心底里最重要的人,眼睑下却染了一层明显的黯淡,配上他的表情,显得极度的阴沉。金心疼地想伸手摸一摸他的脸,却被格瑞一下拍掉了。


 


“格瑞,你是不是好久没有睡好觉了。”


 


对方没有回答。


 


“凯莉跟我讲的,牛奶、褪黑素,乃至于安眠药你都用了,可你还是无法睡个好觉,不是失眠,就是一直在做噩梦。”


 


沉默,依旧是沉默。金看着格瑞,把手上的病历缓缓合上。


 


“你还是不同意我给你治疗吗?格瑞,你就这么不想我进入你的梦境吗?”


 


金本以为格瑞这次会答应,是的,每次格瑞来这里,他都想格瑞答应自己能进入他的梦境,从根本上解决他的心病,可每次格瑞都会给他一样的答案——


 


“再给我开一点安眠的药。”眼前自家发小的声音格外清冷,“梦境不重要,我只是想睡着。”


 


是吗。


 


金递给他的牛奶只剩一个杯底,格瑞倚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合上了眼帘,可他的眉毛却还是皱着的,金用拇指细细平抚他眉间的川字,却怎么都展不开。


 


凯莉踩着细高跟走进来,即便推着一堆精密仪器,她的表情却格外轻松。她看着睡着的格瑞和站在他身旁满脸担忧的金,笑着开了口:“双倍催眠剂的效果真的是立竿见影,想不到格瑞也有被骗的时候,你说他醒来的时候,会不会找你麻烦?”


 


“不会的,凯莉。”金坐到格瑞身边,牵起他的手,“我相信格瑞醒来之后一定会没事的。”


 


凯莉点点头,为金的胳膊贴上电极:“紫堂幻和安莉洁都在旁边的屋子待命,一会我会全程监控你们的身体状况,这次由你来指挥。”


 


“谢谢你凯莉!”


 


“哼。”凯莉打开仪器按钮,语气突然变得沉静起来,“别搞砸了,格瑞拒绝你进入他的梦境应该是有原因的,如果是你没法接受的东西,尽快脱出,不要犹豫。”


 


“我知道了。”


 


但是金想,大概不会有什么他不会接受的,那可是他最信任的格瑞啊。


 


 


【02】


 


梦境第一层,他们居住的城市被对折,摩天大楼倒插进天空,云朵从地下井里攀岩而上,漂游进商店的橱窗里。


 


“金!我们是不是被发现了!”紫堂幻险险抓住路灯灯杆,脚下就是万丈深渊。很奇怪,他们平时在梦中不会遭受到如此严峻的环境,除非是梦境主人意识到了入侵者的存在,潜意识会自动排斥他们。


 


“我也不知道!”金抱着一棵碗口粗的树,处境稍微比紫堂幻好一点,他看向旁边,安莉洁依旧不慌不忙地观察周围,不知冲着哪里点了点头。


 


“安莉洁!小心脚下!”


 


她脚下的木质窗棂突然断裂,金反应迅速地抓住了安莉洁的胳膊,把她从万丈深渊前救了回来。安莉洁指着不远处驶来的汽车,绵绵细语道:“一会重力方向会改变,我们得跟着那辆车到目的地。”


 


城市每个翻折面的重力方向都不一样,但只有那辆车平稳地驶在折痕中心的柏油马路上,显得有些怪异。他们三个人面面相觑,在重力倏然改变时,转身跳到了那条马路上,搭着金的矢量箭头,追向前面的黑色汽车。


 


——要相信安莉洁的第六感,这是他们团队执行多次任务达成的共识。


 


紫堂把小斯巴达向车子扔了过去,它类似于远程窃听和录像装置,他们可以听到、看到车子里的一举一动。


 


「……现在他们经历了一场恶战,肯定损失不小,但又不收割格瑞这个最大的战利品,就是表示他们还没有威胁到我们的实力,让我们可以按原计划放手开干的意思?」


 


「只是这样反而有点欲盖弥彰了,而且我对鬼狐天冲这个人,始终有点不放心。大哥,之后的行动,我们还是谨慎一些为好吧?」


 


「嗯嗯!」


 


……


 


雷狮海盗团?他们三个人向后一缩,“海盗团”是格瑞所在行业的敌对公司,但之前他们跟格瑞应该没有过节,为什么会出现在格瑞的梦境里?


 


“不对,金。”紫堂挥了挥手,导出了小斯巴达的实时影像,发现车里的只有雷狮海盗团四人的幻影,半透明的,就像立体投影。下一秒投影骤然改变,是他们熟悉的身影。是凯莉?


 


「这是什么意思,新流行的聊天方式吗?」


 


“咦?紫堂,那边说了什么,听不清诶。”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紫堂幻话音未落,凯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哎,真粗鲁,为什么总要打打杀杀的呢,大家一点玩点和平友爱的游戏不好吗?」


 


“凯莉会说这种话吗。”


 


“……有可能。”


 


安莉洁歪着头想了想说:“这个有可能是格瑞的回忆,也有可能是他想象中别人与他的对话。”


 


他都没跟我讲过。金睁大了眼睛暗暗地想,但脑海中还有一个声音在不断提醒他:这是他最应该相信的人,格瑞只是没有说,但绝对不会试图隐瞒他。


 


「格瑞大人,真是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是鬼狐天冲!”紫堂反应过来,“格瑞跟他打过交道吗?”


 


“我不知道!”金有些心急,格瑞怎么会跟鬼狐这种人打交道?鬼天盟是个地下盗梦组织,凭借充沛的资金和关系一直在做行走在法律边缘的事,还企图打压他们的治疗中心。


 


安莉洁戳了戳小斯巴达,那边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了,但似乎也透露了越来越多的有用信息,她轻声喃喃道:“我们继续听下去。”


 


「原来是为了金吗?而且格瑞大人,您似乎搞错了一点,金加入鬼天盟,是他本人的意愿,如果他自己要走,我也不会强留。」


 


“好像那是我原来被骗入鬼天盟给他们做事的时候啊。”金揉了揉脑袋,“原来格瑞暗中帮过我脱离他们啊!”


 


“但他没有跟你说?”紫堂问。


 


“是啊。”金的脸上有点失落,“不知道为什么,从我选择梦境治疗师这个职业之后,格瑞就很少跟我讲什么心里话了,虽然我们还是经常见面,彼此也知悉一些对方的状况,但还是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金,我想,格瑞不跟你说一定是有原因的。”安莉洁说,“你们一直相互信任,他可能就是因为不想让你担心,才不去跟你说的。”


 


“这一层大概是格瑞表面的压力和回忆吧。”紫堂分析道,“一会我们去找个落脚点,潜入下一次梦境,我来担任看守。”


 


“好。”


 


“金,不要想太多,还记得格瑞之前的情况吗?”紫堂指挥着小斯巴达往回飞,“失眠和噩梦往往是因为更深层的原因导致,浅层梦境最多只能让我们看到一时的导火索,而不是真正的原因。”


 


 


【03】


 


这里是第二层梦境,金和安莉洁睁开眼,看到了一片美丽的原野,田垄间星星点点地点缀着几座小房子。安莉洁蹲下来,伸手采了一束草地里的野花捧到鼻子前轻轻嗅闻:“这里恐怕是……他曾经的家。”


 


梦境内中层的影响,大部分来源于家庭环境。金本来以为来到这一层梦境,会是他和姐姐、还有格瑞之前住的二层洋房,或者再早一点,是格瑞没来他们家时在的孤儿院,可没想到是——


 


“格瑞跟我讲的版本是他出生就被遗弃在孤儿院,从来没有见过自己原来的家庭,也没有被其他家庭领养过。”金环视周围,柳絮在空气中漂浮,一切都显得太真实了,真实到他恍惚间以为这是某个真实的乡下村庄。


 


“金,清醒一点。”安莉洁提醒他,“这里是梦境,就算显得再真实也是梦境。”


 


“我知道的。”金跟着安莉洁往那边的房子走,可大部分的房子里却没有人,只有最中央的那间大一点的房屋,似乎有人的气息。


 


烟囱里飘来阵阵炊烟,金和安莉洁却没有闻到该有的饭香,只能听到那家的厨房里窸窸窣窣的声音。他们绕到那家房间门口,没有锁门,墙上是一家三口的合照,中间小孩子的五官是模糊不清的。


 


男主人不在,金灵敏地觉察到,厨房混着高压锅呲气声的,却是一个女子的呜咽声,哭得极为伤心,甚至因为时间过长,声音有点沙哑。


 


“我想念我的孩子,可我见不到他。”白发的女子抬起头看他们,五官竟然与格瑞有几分相像,美丽的脸上满是泪痕,“他被夺走了,被那些外族的人掳走了。”


 


“格瑞在这里吗?”金问她,可她却毫无反应,她只是不停的抽泣,甚至跪下来揉自己的眼睛。


 


安莉洁靠近金的耳朵说:“她不会对你的话做出应答,她应该就是格瑞记忆里的妈妈。”


 


“我要他回来,我等了太久了。我的孩子,他……不,他被掠走的时候刚会走路,他一定什么都不记得了……”


 


“格瑞不在这里……”金低声自言自语,“他在迷失域?”


 


“金,这太冒险了,你有可能回不来的。”安莉洁环顾四周,景物开始缩小,窗外的原野、房屋慢慢化为虚无,这层梦境的落脚点只剩下了这间小房屋。高压锅里还在煮饭,白发女子还在边上不停的哭,眼泪啪嗒啪嗒地打在地板的瓷砖上。


 


“我知道。”


 


金躺倒在沙发上,最后环顾了一眼格瑞家的周围,闭上了眼睛。


 


“后面就只有你自己了,金,如果出了什么事,一定想办法回来。”安莉洁的语气尖锐得反常,“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放心啦安莉洁……”金的声音变得微弱,“那可是格瑞……相信我,我会带他回来的。”


 


 


【04】


 


这是他们度过的无数美好的早晨的其中一个,阳光洒进他们的房间。金枕着温暖的胸膛醒来,白发的青年捧着他的脸给了他一个甜腻的早安吻。


 


他们站在一起洗漱,准备早餐,一起牵着手去散步,乡村的街道安静极了,只有道路旁边的河水在他们身边静静流淌。


 


日复一日,他们重复着相同的生活,从朝阳看到日落,从河畔走向铁道。这样平淡的日子却让人没有一丁点厌烦,大概是因为和格瑞吧。


 


金看着河岸边侵蚀的轨迹,想起那好像是很久以前,他跟格瑞一起在泥土上作画,画的是他、格瑞、还有姐姐在一起,格瑞虽然还是面无表情,却在金画到自己姐姐的时候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头。


 


那究竟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观察水流的速度,侵蚀到这个程度恐怕需要将近一百年……金俯下身子,看到自己的脸庞依旧光滑,还是二十多岁的年轻状态。


 


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我们却都没有老呢?我和格瑞过了这样的日子又有多长时间呢?


 


记忆如洪水般涌进脑海,金走近格瑞,他的发小只是坐在湖边的卵石上,用手掬着水洗了把脸,夕阳映着他的银发,暖化了他原本冷硬的轮廓。


 


“我找到你了,格瑞。”


 


“嗯。”


 


格瑞的反应似乎并不意外,好像是知道总有一天他会想起来。格瑞面无表情地站起身,逆着阳光看向他。金试图走上前去拉他的手,却发现他只能立于原地难以动弹,他想起这数不清的年月里,是格瑞和他一起走过,他们就像恋人,甜蜜地相伴一生。


 


这是格瑞的梦境,梦境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幻想和记忆,在梦境的最底层,是他心里的最深的渴望。


 


“格瑞。”


 


格瑞走向他,用拇指揩去他淌落的泪水。


 


“我知道一切都有时限。”他说,“我可能在梦境里骗过你数十年、数百年,但你总会醒。我知道这里不是现实,是我的梦境。”


 


河水逆流,即将落山的太阳又缓缓上升,行道树茂盛的枝叶开始瑟缩、缓慢由平展的绿叶变回嫩芽。


 


“格瑞,我们回到现实吧,这里是迷失域,如果再不醒的话,我们就醒不来了。”


 


“我知道你在为现实担忧,你的事业,你的家庭,还有我……我追着你跑了这么多层梦境,终于找到你了。”


 


“跟我回去吧,格瑞。”


 


金向前迈了一步,却像顶着劲风在前进,眼前的格瑞离他越来越远,他只能听到模糊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醒不来又怎么样。”


 


“格瑞?”


 


“金,你还有一件事没有想起来。我们在现实里并不是情侣,我们所有在这里做的事情,都只是你顺着我的设计进行。”


 


金想起他们几个小时前才做过什么,顿时红了脸。


 


“等你醒来的时候,你会难以接受,眼前这个与你生活了多年的发小,在意识的底层却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格瑞别过头,不敢正视金的眼睛,“你还会信任我吗。”


 


他直接给自己下了判决书:“你不会。”


 


金确实有很多想要问的,关于格瑞的事业,他曾经的家,他所隐瞒的一切……可现在不是询问的好时机,在这里迷失越久,现实里就越难醒来。梦境总是美好,可最终要回到的总是现实。


 


水面映着他们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没有烦恼,没有要担心的东西,他们就只是随心所欲的生活。在这里他们可以拉着手,他们可以亲吻,可以做一切爱做的事情,不用顾忌任何人任何事。


 


说起来,这里这么多年只有他们,没有任何动物和人存在。他被这样简单的假象骗了这么久,却还是心甘情愿地选择继续相信。不能怪他傻,他很聪明,只是因为骗他的是格瑞,他想都没想就沉迷在这虚假的现实里,随格瑞一起难以自拔。


 


“不,格瑞,你错了。”


 


金拉着格瑞的手,目光笃定。


 


“我知道你隐瞒了我很多,但你肯定是为了我好,我们相处了那么多年……无论是在这里,还是在现实,我一直都绝对的信任你。”


 


所以我哪怕迷晕你也要为你进行治疗,所以我知道你隐瞒我很多也选择信任你,所以我心甘情愿陪你困在迷失域几百年。


 


“所以,这次也相信我,相信我在现实也会始终如一地回应你。”金拉住格瑞的手,把它置于自己的心口,“我的心跳不会骗人,跟我回去。”


 


落日余晖下,一对璧人紧紧地拥抱着,以深情,以绝对的信任。


 


 


【05】


 


他们牵着手躺在铁轨上,钢制的轨道传来震动,火车大概还有一分多钟就要驶来,他们会被火车倾轧,回到上一层梦境,再通过同样的办法回到现实。


 


虽然说法很残忍,但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他的病患已经转好,他们以后会在现实继续他们的生活,而不是虚幻的梦境。


 


金侧过脸,用没有被绑住的那只手抚摸着格瑞的侧脸,温柔又充满爱怜。


 


“相信我,格瑞,就像我相信你一样,我们会幸福的,在这里,在现实。”


 


格瑞按着他的脖颈,在他干裂的唇角轻轻落下一吻。


 


“我们一会见。”


 


 


——梦醒时分。end。——

评论
热度 ( 132 )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