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了你的手,打开了我的锁

沉迷学习的慕可: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题目【锁】
唉,不知道自己该写什么,在写什么系列……
随便看看,打发打发时间吧……不奢求有人喜欢……


设定上这个地方会删除部分来到这个地方之前的记忆,也就是金和格瑞是不会记得自己为什么回来到这里的,不是什么大赛系统出bug。


那里只是格瑞心中的黑暗面而已。


——————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匆忙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回旋。


咔啦咔啦——还有锁链的声音。


今天,金刚醒就发现自己被困起来了——一个没来过的地方,到处都是惨烈的景象,一开始到没什么。


但是很快金就发现这个地方很不对劲……要说哪里不对劲一时金也说不上来,只是直觉,毕竟这世界上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是黑色的墙黑色的地步,偶尔会有那么一两段台阶,再不然是两三扇门,虽然最后还会绕回来就是了。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根本不用大惊小怪——金这么安慰着自己,从被钢管贯穿的尸体旁边跨过。


此时,头顶似乎传来什么声音,金抬起头,对上一双空洞的双眼……


“……呦……”金缓缓的张开手心,“你好啊……”金朝那个东西,摆了摆手。


然后一条缝隙从天花板上的眼角底下出现,裂开……


金的身体打了个激灵,抽搐了一下往后连连退了几步,鲜红色的液体顷刻间从那条逐渐张大的“缝隙”里一股脑的倒在地上。


红色的液体还散发着恶臭,金捂着嘴干呕。


仔细一看,液体中央还多了把亮闪闪的钥匙。


“……开玩笑的吧。”金不可置信的再次抬起头。


……


“啊啊啊!”


一副扭曲的笑脸……正发出咯咯咯的笑声。然后,慢慢的移动……退了回去。


金拍了拍自己乱蹦的心脏,倒吸一口凉气,“对了,可以用手机联系格……瑞……说不定……”


手机上原本属于格瑞的头像,被一团黑蓝色的东西侵蚀,然后是格瑞灿白的脸,没有任何血色。


彭!


“开什么玩笑啊! !”金握紧拳头往墙上狠命一砸,“…… ……”


——冷静,我得冷静。


——格瑞肯定没事的!不会有事的!格瑞那么聪明,我都还好好的,格瑞怎么可能会有事嘛!


金壮了壮胆子,笔直的走向那滩血水,捡起了银色的钥匙,还故意提高了音量,不知在对谁说话,“想吓到我?门都没有!”


金握紧了钥匙。


一小时后,金再次绕回到原地。


——怎么回事啊?我明明有做好标记啊,不至于还迷路吧。


金看向了手里的钥匙。


……


……


天亮,睁开眼看到的不再是某个笨蛋的笑脸,而是漆黑的天花板。


而且更糟糕的是手还被锁住了。


格瑞把起身后,没有半点犹豫,把手上的手铐使劲往身后的墙上一砸。


然而只换来了一个大洞和手腕上的疼痛感……


——看来只能试试看能不能找到钥匙了。


说实话,格瑞这边并不怎么亮,当他想用终端照明时,才发现这个锁,锁住的并不只是他的手,还包括了他的手所有可以做的事。


与此同时,格瑞听到了从头顶传来的隐隐约约的脚步声,像是什么人在奔跑一样。


在这种地方听到这种声音一般人的直觉都是直接跑的。


然而格瑞却站在原地。


——说不定上面会是出口。


格瑞这么想着腾空一跃,把天花板踢出个大洞,然后稳稳的落下。


微弱的光芒顺着那个洞照了下来。


一个身影出现在洞口,格瑞一时看不清对方的脸,出于警惕,往后退了半步,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身影的主人在洞口晃了晃,貌似犹豫了一下。


“格瑞!你在下面吗!”声音的主人有些焦虑,“是你吧!格瑞!”


“…… ……”格瑞走到光下,“是我。”


紫罗兰色的眸子在触碰到那份湖蓝色的双瞳时,瞬间明亮起来。


金松了一口气,用眼睛测量了一下高度,脸上充满了开心的笑容。


“你别……”没等格瑞说完,金已经往前迈出一步。
“好不容易见到你了!”


“我才不等嘞!”


“我现在就要格瑞!”


金张开双臂往格瑞身上扑去,在金手中的钥匙碰到格瑞的那一刹那。


咔哒。


金属锁被解开了。


沉重的锁拷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格瑞连忙接住向自己扑来的了金。“笨蛋。”


“嘻嘻,说别人是笨蛋的自己不也是笨蛋吗?”金笑道。


……


……


之后周围的景象全都消失了。等反应过来后两人已经是在大赛的赛场里了。


“所以说那个地方究竟是谁搞的?”金托着下巴,看着格瑞吃早餐,“而且,是天花板上的那个人给我的钥匙哦。还有那把锁真的是很重了,到底是用什么做的?”金嘀咕着,“居然被格瑞你那么砸都没有任何损伤!”


格瑞把金的手拿下来握在手里,用牛奶管塞到金嘴里,堵住金的碎碎念,“那把锁,大概是心锁吧。”


“新锁啊。难怪嘞。”金挠挠头,“怪不得看起来那么重。”











评论
热度 ( 59 )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